✔服用本文時請注意,本文作者將此歸類文『師生戀』,但重點並非兩者『師生』的關係,還請斟酌閱讀

✔注意:本文版權全部歸屬鹿箭(我本人)所有,目前有在POPO、HaReading悅閱、二維秀中刊登,請勿做出盜用的行為

✔此作品為《首先系列》的系列作之一,其餘作品還在待產中,敬請期待#

✔由於一個章節至少有6000~10000字不等,所以一個章節會採取分段的方式PO,方面閱讀

我住長江頭,君住長江尾。日日思君不見君,共飲長江水。

此水幾時休,此恨何時已。只願君心似我心,定不負相思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──《卜運算元》李之儀

 

過沒多久,救護車和警車都趕來了,覺得他們離開太久的顏白倫、陳揚皓等人也都趕到現場,卜綠熙因為殺人未遂而遭到警方拘捕,秋瑾則是協助警方壓制住卜綠熙。

他心疼,他的愛人因為太愛而做出了傻事。

趕去醫院緊急手術的謬江並沒有生命危險,只是因為醫院缺了A型血,所以緊急讓同行到醫院的人去做抗原抗體試驗,所幸陳姿奈與謬江的血型符合,才得以輸血。

但是手術結束後,謬江卻沒有醒來。

做過了各種檢查,結果都是正常,連醫生也說不知道為什麼他沒有醒來,只好讓謬江住在個人病房中繼續觀察。

那之後陳姿奈每天都到醫院去,有時候謬母沒有時間過來,替謬江擦拭身體的工作就落在陳姿奈的身上。

一個成年男子的身體重量真的不是她能輕易承擔的,每次要移動他的身體,陳姿奈就倍感吃力,真不曉得當初第一次在謬江家過夜時,她到底是怎麼強行將謬江往自己的位置拉,現在想一想,她當時肯定是個神力女超人吧。

「教練,你什麼時候才要醒?你好久沒跟我說話了。」坐在床邊,陳姿奈傷感的看著謬江,手緩慢的從他的臉龐撫過,隨即便在他的額上落下一吻。

自從謬江昏迷後她就再也沒有吻過他的唇了,她想要等他醒來主動過來吻她,所以對自己下了一個禁止接吻的命令。

從那之後總教練便下令給謬江留職停薪,餐館那邊也都由秋瑾一手包辦,偶爾她也會去幫忙。

「教練,我跟你說哦,今天又有人來跟我告白了。」

「是個一年級的學弟,說是國中的時候就見過我了,非常憧憬我,希望我能給他一個機會。」

「可是我拒絕了,我跟他說我在等一個人,一個我非常愛、非常愛的男人。」

說著說著,陳姿奈的眼淚不禁流了下來。

 

這陣子陳姿奈早上都差一點遲到,班上的人覺得很稀奇,但也沒多想些什麼,唯獨生活中與她接觸較多的陳揚皓等人察覺到。

陳揚皓知道,謬江的昏迷讓陳姿奈有些打擊,雖然人還活著,但現在這情況又與死了有什麼差別?

與其讓陳姿奈一直處在傷心當中,他寧可她奔向另一個男人的懷抱,他相信謬江也願意如此,但看著陳姿奈對謬江那充滿思念的眼神,他又捨不得要陳姿奈離開謬江。

這就是矛盾。

「矮冬瓜,別累壞身子了。」陳揚皓看著在窗邊收拾書包的陳姿奈,滿是擔心。

「不會,我不會累。」現在她連和陳揚皓鬥嘴的心思都沒有了,可見得最近謬江的事情是讓她多麼牽掛。

「我送妳去醫院吧。」

「不用了,你也有地方要去吧?快去吧,不然她會生氣的。」陳姿奈露出無奈的笑容說。

「她不會生氣的,如果我沒好好照顧妳,她才會更生氣。」陳揚皓自動接過陳姿奈手上的書包,自徑的走下樓。

「是嗎?比起我,你比較需要被照顧吧?再怎麼說你也是個未成年的孩子嘛!」她歪頭。她需要被照顧?

「別以為妳快滿十八歲就了不起。」

「沒有沒有,沒有比較了不起,不要擅自誤解姐姐的意思好嗎?這樣不好唷!」陳姿奈伸出食指左右搖晃。

「總之你不用擔心我,我自己去就好,而且我要先去餐館一趟,你先回去吧!」

走到校門口後,她拿回自己的書包,催促著陳揚皓趕緊回去,下一秒就跳上公車,讓他沒有拒絕的餘地。

她豈會不知道陳揚皓多麼擔心自己?但比起自己,她認為陳揚皓更該好好的調適自己的心情,況且她也不想再讓他們看到自己這麼脆弱的樣子。

自從那天過後也經過了一年,謬江就這樣躺在床上一年一動也不動,謬母勸她趕緊找個好人家,別在他身上耽誤了自己的青春,可是她並沒有接受,理由就和拒絕學弟的時候一樣。

「秋瑾先生。」

今天餐館比較早歇息,秋瑾已經在收拾東西了。

「姿奈妳來啦。」

「今天也要過去嗎?」陳姿奈把自己的書包隨意放在一張椅子上,紮起頭髮就去幫秋瑾收拾碗盤。

「是啊,這幾天的精神狀況好多了,打鐵趁熱,我不想讓她再變成那樣。」

「妳那邊呢?那傢伙最近怎麼樣了?事情太多了,我都沒時間過去看。」

陳姿奈微微一笑,道:「算是穩定吧,只是沒有醒來的跡象。」

「是嗎……說不定只是時機未到而已吧,他一定會醒來的。」

「但願如此。」

東西收拾好之後天色也差不多黑了,陳姿奈小跑步離開才趕上醫院的接駁車,到了醫院後她順便買了束花才進病房。

雖然沉睡著,但謬江應該也能感受到外界的事情吧?

花香或許能讓他睡得舒服些。

「嗯?」

「血含氧量機……歪了。」陳姿奈微皺眉看著謬江食指上的夾子。

今天有人來過嗎?但是謬母和謬宇今天都有事情沒辦法過來,如果是護理師的話應該會注意到吧?而且這歪的角度這麼大,如果是因為碰到而歪掉,沒注意到還真有點厲害。

「嗯……應該只是個粗線條的護理師不小心弄歪的。」想太多會消耗太多卡路里,為此,陳姿奈乾脆不想了。

每天的例行事務都做好之後,陳姿奈才坐到病床旁的躺椅休息。

她吃著方才順路買的鹹酥雞。

「教練,綠熙小姐最近的狀況似乎有比較好了,秋瑾先生說要打鐵趁熱,我想他們應該能成為有緣人吧?」

她沒有看著謬江說。

過了一會兒,她把空紙袋丟進垃圾桶裡,坐到床邊,沿著床沿慢慢用自己的手覆蓋注謬江的手。

這陣子謬江真的瘦多了,本來還有些小肚子的他都瘦了。

「我看的出來顏白倫和陳揚皓希望我放棄你,他們一定是捨不得看我癡癡等你,但又不敢說出口;阿姨也說過要我再去尋找下一春,希望我不要把青春都浪費在這裡。」

但是她真的不願意就此離開這個他深愛的男人,若他們真的只是有情人的話,那上帝未免也太殘酷了些,讓他們如此相愛,卻又不能一起度過下半輩子。

「教練,你知道嗎?瓊瑤的《煙雨濛濛》裡有這麼一段話──人生有很多東西可以『放棄』,但是,絕不是愛情!如果有人能為了成全別人而放棄自己的愛情,那麼,她是神,而不是人!」

「還有一句話是──在人生的戰場上,我從不肯承認失敗,在愛情的戰場上,你會看出我更大的韌力和毅力,我非得到你不可!」

我不是神,所以我無法放棄愛情;而在我的愛情戰場上,是非得到你不可的。

「所以請你快點醒來好嗎?」

陳姿奈兩手握住謬江的右手,用額頭輕靠在上頭,這時她突然感受到那隻手似乎有動的跡象,猛然抬起頭,但卻什麼也沒有發生。

「我的錯覺嗎……」她失落的放下謬江的手。

「姿奈,我來接妳了。」顏白倫站在門口。

這一年當中,只要陳姿奈有來醫院一定都會待到很晚,雖然不用擔心她會遇到什麼危險,但顏白倫和陳揚皓總是會輪流來接她回家,以免她就直接睡在這裡,隔天不去學校。

不過假日他們還是會讓她在這裡留宿。

「咦……都九點了啊……」時間過的總是特別快,明明她覺得和謬江相處的時候沒有很久,但不知不覺她都已經在這裡待了三小時了。

「教練掰掰,我明天再過來。」在謬江額上輕輕落下一吻,陳姿奈才依依不捨的提著書包離開。

殊不知在她關上門的那一霎那,她錯過了一點變化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鹿箭 的頭像
鹿箭

曾經滄海難為水

鹿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