✔服用本文時請注意,本文作者將此歸類文『師生戀』,但重點並非兩者『師生』的關係,還請斟酌閱讀

✔注意:本文版權全部歸屬鹿箭(我本人)所有,目前有在POPO、HaReading悅閱、二維秀中刊登,請勿做出盜用的行為

✔此作品為《首先系列》的系列作之一,其餘作品還在待產中,敬請期待#

✔由於一個章節至少有6000~10000字不等,所以一個章節會採取分段的方式PO,方面閱讀

卜綠熙走在路上,稍早時看不慣那對情侶在吧檯旁你濃我濃的便先離開了。捏捏自己的腰間肉,要維持在這個身材真的很不容易,想當初去抽脂真的讓她馬上瘦了下來,但抽脂後肌膚會呈現凹凸不平,她可是耗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得以變成現在這樣。

自那之後她便開始注意自己的飲食,不暴飲暴食、不吃高熱量的食物。可是剛才硬是吃下了那番高熱量的甜點,今天回去要是不好好的運動一下,肯定會肥。

謬江到底為什麼會看上那樣的小丫頭?論長相她可比陳姿奈優多了,論身材她也不遜色,論成熟度陳姿奈可完全比不上,但謬江卻鍾愛這個十來歲的小鬼。

「卜綠熙。」

為什麼呢?到底她有什麼不足的?

「卜綠熙。」

但現在她都二十五歲了,讓她再裝成十幾歲的小鬼也不可能啊!

「卜綠熙!」

卜綠熙猛然回頭,口氣冰冷:「秋瑾,你可不可以別再纏著我了?」

「什麼嘛,原來妳都有聽到,竟然故意不理我。」秋瑾不以為然地聳肩,對於卜綠熙冷淡的回應他似乎都不在乎。

「別再煩我了。」

冷哼一聲,卜綠熙轉頭就想走,但卻被秋瑾一把抓住手腕。

「所以妳就可以去糾纏謬江?」

卜綠熙沒有回答。

「為什麼我就不行?一定要謬江那傢伙才行嗎?」秋瑾又問。

卜綠熙甩開他的手,不悅地說:「就因為是你,所以不行。」

「為什麼?我有這麼討厭?」

他被眼前這個女人拒絕了不知道多少次,但始終就是不知道原因,他知道她似乎是討厭他的,但打從認識到現在,他並不記得自己有做過什麼令她討厭自己的事情,也沒有像一些蠢男人一樣瘋狂獻殷勤。

回憶起以前,明明是卜綠熙這妮子特別愛來纏著他,可自從到了高中她卻莫名地開始討厭起他,連原因也沒說,這對他來說公平嗎?

閉上眼深呼吸,卜綠熙實在是不想再多做什麼回應,但這男人逼得自己一定得做些回應。

「你,我討厭你!我討厭你那像女人的名字、討厭你那對我深情款款的目光、討厭你是我的上司卻又跟人家合資餐館、討厭你始終在我的身邊、討厭你和謬先生是友人、討厭你是我的青梅竹馬,這些我都討厭!」

「秋瑾,別再來纏著我了。」

卜綠熙頭也不回地離開現場,只留秋瑾一人站在原地。

「綠熙……」

另外一邊──

「教練──我們去約會吧!」陳姿奈坐在吧檯邊,撐著下巴嘟嚷著。

「還去?妳怎麼就約不膩啊?」陳揚皓一臉鄙夷的看她。

「齁,你以為你可以常常去向嵐家就了不起嗎?我也可以啊!但是有時候就是得換個地方、換換風情嘛!不然老是同一個地點、同一個氣氛,多無聊啊?」陳姿奈雙頰鼓的像個花栗鼠一樣。

「妳又知道我常去向嵐家了。」陳揚皓一手捏住陳姿奈的雙頰。

「揚茹姐告訴我的!」

昏!陳揚皓真沒想到,自己常去向嵐家串門子的事情竟然就這麼被自己的二姐給出賣了!早知如此,他就死命地也要把這件事情給藏住了,才不會讓姐姐有機可趁的賣了他!

「那去野餐吧?白倫、揚皓你們也帶著女朋友一起來吧。」謬江提議。

他早就想去野餐了,只是一直都找不到機會。

「好啊!一定要叫上舒雪姐和向嵐哦!」聽到野餐兩個字,陳姿奈的情緒便高漲了起來。

「是是是,我現在就傳訊息問──」

 

 

周末,他們一行人約在都會公園見面,餐點由謬江和友人包辦。

「教練,為什麼綠熙小姐會在這?」

陳姿奈躲在謬江的車邊,小心翼翼地觀察著另一邊野餐區的動態。

「我也不知道……秋瑾只說他想要帶一個人來,我也沒多想就說好了,沒想到他竟然認識卜綠熙,而且似乎是舊識了。」

秋瑾是謬江合開餐館的友人,他們是在高中時代認識的,算起來也認識要十年了,他完全不知道秋瑾竟然和卜綠熙認識,所以剛剛看著他們兩個一起來的時候謬江真的嚇了一大跳。

不過想一想,秋瑾的本業也是徵信社的,而且也當到主管階級,會認識同行的卜綠熙應該也不算奇怪吧?

「世界真的太小了……」陳姿奈傻眼的搖頭。

「欸!妳躲在這幹嘛!」

「啊!」

某道力量猛然落在陳姿奈的肩上,突如其來的呼喚令毫無防備的陳姿奈跳起來,像個受了驚嚇而炸毛的貓。

轉頭一看,原來是正在搬東西的陳揚皓和顏白倫,而讓她嚇到的罪魁禍首正是那個體重直逼三位數的傢伙。

「我這條老命差點沒了啊胖子!」拍拍胸脯,陳姿奈替自己壓了下驚。

「那還真不好意思啊,沒膽兒的傢伙。」

「我有膽啊,沒膽子的話我體內不就少了個機能嗎?」陳姿奈挺胸仰望陳揚皓,滿臉理直氣壯。

「算了,好男不跟女鬥!」再繼續下去,他肯定又要被這傢伙牽進死胡同裡了,陳揚皓甩甩頭,今日野餐,休戰吧!

「哇,原來你……」才想繼續噹下去而已,陳姿奈眼角便瞥見某個人往這兒走過來,一個箭步就躲到陳揚皓的身後。

「欸……」

「肉盾別說話。」

陳揚皓翻了個白眼。

他們前幾天才知道原來卜綠熙是謬江以前的相親對象,也知道最近卜綠熙一直纏著謬江,還想和謬江約會,因此他們看得出來陳姿奈心裡有些排斥這位小姐。別看陳姿奈似乎很大方的樣子,其實她是個醋罈子,看到卜綠熙這樣美麗的小姐在『追求』謬江,心裡肯定很不是滋味。

「謬先生,我想請問秋瑾去哪了?」

卜綠熙看起來不是很有精神,感覺像是睡眠不足一樣。

「秋瑾剛剛說要去超商買些飲料,應該等一下就回來了。」

「我知道了,謝謝。」得到答案後,卜綠熙便默默走回位置上坐著。

這行為令謬江和陳姿奈都有些吃驚,他們想,以卜綠熙之前展現出來的性格,應該會用各種名義來纏著謬江,但沒想到她竟然只是問個問題就走了,實在是有些出乎他們的意料之外。

「她和秋瑾先生到底是什麼關係?感覺沒那麼簡單呢。」

同為女人,陳姿奈的第六感告訴自己,他們之間肯定不單純!

「別再八卦了,還不來搬食物!」陳揚皓直接曳著陳姿奈的後領,往車子的後車廂走去。

「人不八卦,活著還有什麼樂趣!放開我啊死胖胖!」陳姿奈輕輕鬆鬆的就被拖著走,完全無法抵抗的她亂揮著雙手抗議。

「不被死胖胖打斷樂趣,人生還有什麼歷練?」陳揚皓挑眉問她。

「死胖胖──我的人生歷練就是跟教練結婚然後生好多好多小孩啦!」

「咦?」聽到這句話的謬江整個人僵在原地──什麼?要生好多好多小孩?

這這這這是什麼宣言?

「教練,你身子還行嗎?需要的話我有認識家裡賣雞湯的同學。」默默在一旁的顏白倫輕拍謬江的肩,語氣當中透露著滿滿的『精盡人亡,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』的意思。

「必要的時候,我會請你幫我買一些的……」

謬江想,如果到時候真的是這樣的『慘況』的話,他可能真的要好好地補一下了,再怎麼說,他也不想像某幾則新聞上說的,被伴侶給榨乾。

「教練!求救!我要被陳胖胖擄走了!」陳姿奈用著哭腔吶喊,好似要上演一齣偶像劇。

「認命吧!」陳揚皓二話不說的丟了幾個東西給她。

「陳胖胖霸凌!」陳姿奈抱著東西往野餐區衝過去。

「我霸凌她?她沒霸凌我就不錯了吧!」

這時秋瑾剛好提著超商袋子回來。

「秋瑾你回來啦,卜小姐剛剛在找你。」

「她找我?Amazing!」聽到謬江說卜綠熙找自己,秋瑾可說是又驚又喜,把東西丟給謬江後,便踏著輕快的腳步去找卜綠熙。

「綠熙──」

「秋瑾!」卜綠熙二話不說直接往秋瑾的肚子揍下去。

所幸秋瑾平時還是有在鍛鍊,被卜綠熙這麼一揍還不至於倒下,但這真的是天殺的有夠痛啊!

「你為什麼沒跟我說這是他們的野餐聚會?存心讓我難堪嗎?」也不管秋瑾被她揍到彎腰,卜綠熙直接抓起他的衣領質問。

「妳又沒問。」

「我沒問你就不說?木頭啊!」

「我覺得這不是什麼需要特別說明的啊,而且我有跟你說是朋友的野餐聚會。」秋瑾一派輕鬆地聳肩。

「靠!」這是卜綠熙多年來第一次爆粗口。

「哇卜綠熙妳竟然罵髒話欸!看來天要下紅雨了!」秋瑾也是驚訝地看著她,但很明顯這其實在秋瑾的預料之內。

「還不都你害的!」

正當卜綠熙想要再攻擊秋瑾的時候,其他人都朝著這裡走來。

「東西都準備好了,可以開始了。」

「萬歲,被死胖胖壓榨完終於可以吃東西了!」陳姿奈做出萬歲的手勢。

「拜託,我又沒讓妳做什麼事!」

「有啊,你要我搬這些餐盒!」

「妳還是不要講話好了,免得我突然急性心肌梗塞之類的。」陳揚皓扶額頭、皺著眉。

「原來你也有自知之明自己的肥胖可能會引起心血管疾病啊!我們揚皓真聰明呢!」

「閉嘴。」陳揚皓一個箭步過去,直接用兩隻手指頭捏住她的嘴。

「唔嗚嗚嗚嗚摀唔嗚嗚嗚!」

依照顏白倫的翻譯,陳姿奈是在說『死肥肥快點拿開你的手!』

「好了好了,再不吃的話等一下都被吃完了!別看秋瑾這樣,他超會吃的!這些說不定都不夠他塞牙縫!」謬江溫和地拍拍打鬧中的兩人。

「那妳還是快去吃好了,不然晚一點又喊著要吃雞排。」聞此,陳揚皓毫不猶豫地便放開陳姿奈。

「小皓皓真乖。」陳姿奈一溜便是溜到鐵粉顏白倫的旁邊,白倫哥哥會負責保護她的!

等到大家都就座開始吃飯聊天後,陳姿奈隨意夾起前方一塊煎蛋捲。

「教練教練,嘴巴張開,啊──」

「啊──」

一大早的就看到小倆口卿卿我我,對心臟來說真的不是很優的畫面,但戀愛中的情侶哪會在乎那麼多?整個行為就是充滿著『我放閃怎樣,咬我啊』的惡意。

「白倫,啊──」琴舒雪也想效仿陳姿奈餵謬江那樣,便夾起一塊炸雞要往顏白倫嘴裡塞,豈知道……

「妳哪根筋不對了?」顏白倫像是看到鬼一樣的表情看著她,一點吃下那塊炸雞的意願也沒有。

「唔……」

「學姊,對這種『擦陶』不用白費功夫啦!」陳揚皓說。

「我『擦陶』?被巴西黑檀木這樣說,我真的高興不起來。」顏白倫皺著眉,不甘示弱的回。

「誰跟你巴西黑檀木?」陳揚皓嘴角不由自主的抽蓄,現在是怎樣?一個陳姿奈不夠,還要跳出一個顏白倫來嘴砲他就是了?

「你啊,我覺得姿奈選的稱呼還不錯,木頭的世界之最耶!」

「腦袋燒壞的鐵粉肯定就是說你這種的!」

「我把這當作誇獎收下了。」

對於小朋友們的親熱,卜綠熙並不在意,但看著謬江和陳姿奈坐在對面卿卿我我,她不由得的由內升起一把火。

她真的不懂,為什麼謬江寧可選一個小朋友也不願意試著和她培養感情,反而是這個秋瑾不斷在旁邊纏著她。

這段野餐時間她沒有心情好好享受,其一是這並非她熟悉的環境,其二是看著謬江和一個小丫頭那麼甜蜜,心情完全好不起來,其三是……秋瑾在旁邊,真的很煩。

「我去車上拿東西過來裝,這樣就不用走那麼多趟了。」

「教練我跟你去!」

看著走遠的謬江和陳姿奈,一旁在收拾東西的其他人就又開始閒話家常。

「姿奈真的挺黏教練的。」顏白倫說,有種吾家有女初長成的心情。

「說不定哪天就吃了教練。」而陳揚皓也是照慣例的吐槽。

「綠熙,妳要去哪裡?」一直都在另一邊收東西的秋瑾見卜綠熙起身不知道要去哪,本想要跟著一起去,但去被她阻止。

「我想自己待一下。」說完,卜綠熙便往剛才謬江和陳姿奈離開的方向走去。

走了一段距離後。

「啊──」卜綠熙對著一望無際的草坪吶喊。

所幸現在旁邊都沒有人,不然她肯定會收到許多的側目。

「為什麼!為什麼是她!憑什麼!」又一次的吶喊。

「明明是我先看上謬先生的,為什麼得到幸福的是她!為什麼!」

「我明明……明明是從第一次見面就喜歡上謬先生的……」

但為什麼和他在一起的卻不是她?

是不是只要那小兔崽子消失,她就能和謬江在一起了?

只要那個程咬金不在就好了。

對啊,只要那個礙事的丫頭不在,那她就能如願和謬江在一起了!

「只要那丫頭不在就好了……」卜綠熙嘴裡細聲嚷著。

她坐上自己的車、啟動引擎,細聲碎念著。

而另一邊。

「教練教練,你車子怎麼停那麼遠啦,很熱耶!」陳姿奈一臉生無可戀的走在謬江後面,額頭上還有幾滴汗珠停駐。

「走裡面一點就好了,剛剛來的時候車子挺多的,誰知道現在居然車都沒了。」謬江溺愛的摸她的頭,順勢把她的頭髮弄亂。

「啊啊啊!我的頭髮亂了!」陳姿奈甩甩頭,結果被弄亂的頭髮又更加的亂了。

「好啦,對不起嘛!」她的反應讓謬江哭笑不得,見她把自己的頭髮弄得更亂,謬江便伸出手幫她整理好。

「不行,教練這樣不優,我的幼小心靈需要補償。」陳姿奈嘟起嘴搖搖頭,馬尾也跟著在後面甩啊甩的。

「是是是,我等等就給你補償,這樣好嗎?」

「咦──要等一下哦?不能現在嗎?」

「等一下才行。」不用思考也知道這丫頭想要的補償大概是哪種的,謬江怎麼可能順著她的意走呢?跟陳姿奈在一起的這段時間,他可不是白混而沒有成長的!

「妳在這等我一下,我馬上回來。」說完,謬江就用小跑步離開。

陳姿奈自己待在原地是有點無聊,索性就蹲下來玩沙子。

「啦啦啦──啦啦啦啦啦──」像個小孩子一樣哼歌玩沙子,陳姿奈壓根子也沒注意到旁邊有台車子正朝著她的方向過來,並且沒有要剎車的意思。

車子的速度漸漸加快,沒有因為路中間有人而減速。

這時拿著東西回來的謬江看到,連忙大喊:「姿奈!快躲開!」

被這麼一喊,陳姿奈才注意到那台急速朝著自己飛奔過來的車子,想動,但雙腳卻又像是被抓住一樣動不了。

「姿奈!」

那一瞬間,謬江什麼也沒有想就直接衝上前,腎上腺素的激發使他跑得更快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鹿箭 的頭像
鹿箭

曾經滄海難為水

鹿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