✔服用本文時請注意,本文作者將此歸類文『師生戀』,但重點並非兩者『師生』的關係,還請斟酌閱讀

✔注意:本文版權全部歸屬鹿箭(我本人)所有,目前有在POPO、HaReading悅閱中刊登,請勿做出盜用的行為

✔此作品為《首先系列》的系列作之一,其餘作品還在待產中,敬請期待#

✔由於一個章節至少有6000~10000字不等,所以一個章節會採取分段的方式PO,方面閱讀

十二月的早晨透著滿滿的霧氣,雖然還沒有進入到冬天的巔峰時期,但現在就已經能確切感受到冬天的降臨。

台灣的冬天不會下雪,所以他們無法體會到早晨醒來時,看著茫茫一片白雪的感覺,但倒是可以體會到不斷打噴嚏的感覺,甚至都能體會出心得。

大清早的,謬江便開著車到陳姿奈家外面等她,因為那妮子嚷著早點去才不會有太多人,結果被陳姿奈的奶奶看到,然後他就硬生生地被抓進屋裡坐了。

真的就像陳姿奈說的一樣,她的家人對於他們的年紀差並沒有任何意見,她的爺爺、奶奶還非常熱情的招待他,說著幸好有他的出現,否則他們真的怕孫女找不到對象。

謬江真心很想吐槽,他們的孫女不是沒對象,是不愁對象!她的追求者、崇拜者多得像什麼一樣好嗎?只是全吃了閉門羹而已。

至於陳姿奈的父親,因為也是他們道場的學員,所以他早就見面過了。

說要怎麼形容的話,她父親的體格很好,似乎也才四十歲左右而已,是個相當幽默的父親。

當初她父親還握著他的手,喜極而泣的說終於有人要陳姿奈了,還說那陳姿奈就交給他了。

……所以陳姿奈到底是做了些什麼,才會讓家人覺得她是個剩女候補?

「姿奈啊!妳是好了沒啦!男朋友等很久了耶!」奶奶在樓梯口喊著,謬江隱約聽到有個聲音在說好。

似乎是發現到自己都還沒有問過人家名字,奶奶飛也似的衝到謬江面前,一點也不像七旬婦人。

「男朋友呀,你叫什麼名字?」奶奶雙眼閃閃發亮的看著謬江。

「我、我叫謬江。」被眼前的婦人嚇到,謬江講話變得有些結巴。

「這名字真好!」

當奶奶想繼續問下去時,陳姿奈剛好下樓,看到這個場景立刻就上前阻止:「阿嬤!妳不要為難教練哦!」

「誰為難他啊!我只是想問之後想要生幾個孩子,我好給他補一補嘛!」奶奶像個小朋友似的嘟起嘴、滿臉無辜的說。

看到這個畫面,謬江有些驚訝,因為這個行為簡直和陳姿奈如出一轍。

「什麼生幾個啦!我才十七歲而已,講這也太早了吧!」

「哼,妳阿祖她十六歲就生我了!」奶奶滿臉驕傲地說。

「那妳為什麼那麼晚生?」陳姿奈反問,眼裡還透著滿滿的無言。

「因為妳阿公太晚娶我了……欸!妳那什麼表情!我感受到鄙視囉!」

「我不知道、我不知道、我什麼都不知道──」陳姿奈兩眼放空的經過奶奶身邊,牽起謬江,「我們出發吧。」

「路上小心唷!」奶奶站在門口目送他們上車出發。

 

「教練、教練!我想要看風景!」像個小朋友出遊似的,陳姿奈異常的興奮。

「妳是小朋友嗎……」為了行車安全,謬江並沒有轉頭看她,但其實也不用特別看,他也能從她的語氣中感受到那股興奮,無奈之際,謬江還是按下駕駛座旁的按鈕,搖下副駕駛座的窗戶。

其實高速公路上的風景也沒什麼,陳姿奈似乎只是單純想吹吹風而已,並看著窗外發呆。

「不知道向嵐情況怎麼樣……」看著窗外,她嘴裡突然迸出這句話,但是因為風的干擾,所以謬江並沒有聽清楚。

「教練,如果我隨時都有死去的可能,你會怎麼樣?」陳姿奈的臉仍舊是看著窗外,但這次謬江可沒有漏聽──死去?為什麼突然這麼嚴肅?

「別說這麼不吉利的話。」隨便烏鴉嘴說出來的話常常都是特別靈驗。

「如果嘛,一切都是打個比方而已。」陳姿奈一臉天真燦爛笑的揮揮手,令謬江完全不知道她在想什麼。

「嗯……我想我會珍惜我們在一起的時間,畢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分開,所以我不想後悔。」謬江眉頭皺起又放鬆。

「不會求助外力嗎?醫療支援之類的。」

新的問題出現,他也沒想說陳姿奈是否在試探他,便毫不猶豫地搖頭,「我不希望妳為了多活那一兩天,而被插滿很多管線,那太沒有尊嚴了……被那麼多針扎,這樣走了之後怎麼會快樂?」

聽他講了那麼多,陳姿奈傻愣地看著他,似乎是沒有想到謬江會這樣回答。

「說的也是呢,太沒有尊嚴了……」陳姿奈露出微笑,心裡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正當謬江想問她發生什麼事時,陳姿奈卻突然坐直、情緒高亢地指著窗外,「梅花!教練,這裡已經可以看到梅花了!」

若不是他在開車,不然他一定會順著陳姿奈手指的方向看過去,但現在不行,他還想要命!

「把手伸回來,這樣很危險的。」講完的同時,有兩台重機就出現在他們的旁邊。

其中一人掀開安全帽,對著方才迅速收回手的陳姿奈吹了幾聲口哨,「喲!小妞!要不要跟我們出去玩呀?」

另外一個人騎在他的後面,也掀開安全帽,附和道:「對呀!跟我們這種帥氣的哥哥比較好玩啦!」

謬江可萬萬沒想到,竟然會有人在高速公路上直接把妹,重點,那個妹還是他的女朋友!

他本來是想催油門甩開他們的,但殊不知,現在前面和左邊都有車,他完全找不到機會切換車道。

「就跟我們玩吧!」

那兩個人開始積極說服,想讓陳姿奈答應。

畢竟陳姿奈的顏值也挺高的,在學校時就已經常常被男性告白,甚至還有女生對她的霸氣招架不住,也跑來告白,所以在外被搭訕,其實也不需要太意外。

只是女朋友在自己面前被搭訕,還真的是有點不爽。

他只是不講話而已,就當他是病貓?毛都還沒長齊跟人家學什麼搭訕!

謬江沉下臉,轉頭狠狠瞪了那兩個重機男幾眼,頓時,兩個重機男差點被嚇得忘記自己正在騎車,而鬆開油門。

「呃、我、我想,還是你們自己去玩吧!玩得盡興點呀!」重機男一號催起油門離開現場。

「是啊!我們兄弟倆就不打擾了!祝福!」重機男二號尾隨著同伴,催了油門往前衝。

催緊油門的兩人打了個方向燈後便往右下了交流道。

此結果令謬江相當滿意,他從以前就不否認自己的壞人臉很可怕,但他從來就不缺乏小孩子們的喜愛,可能是因為小孩子比較單純吧,下意識地覺得他不是壞人。

連蔡恆昆他們都說過,若是他沉下臉,或是沒有表情,他們總會覺得自己被蛇給盯上了,也因此,他常常會叮嚀自己盡量別面無表情。

「真奇怪,我都還沒拒絕,他們怎麼就跑了?」陳姿奈滿肚子疑惑,只差頭上沒多幾個問號而已。

「可能是看到自己亂搭訕的下場吧。」謬江若有似無的勾起嘴角,暗自慶幸她沒有看見自己剛剛做了些什麼事。

「就快到了,別再把頭探出去了,一直吹風,等等頭痛。」謬江關起窗戶,其實本意是不希望再有人來搭訕陳姿奈。想一想,陳姿奈也快滿十七歲了,保護自身安全也不是問題,可是搭訕這種東西也不是說不要發生就不要發生,他必須做好萬全的準備、以防萬一!

他們賞梅的地點離交流道還有些距離,不過並沒有特別遠,加上現在科技非常的方便,經由衛星導航的引路,他們很快就抵達目的地。

「哇──這裡空氣真好!」迫不及待下車的陳姿奈,舉起雙手伸了個大懶腰,突然,她的眼角餘光瞄到了熟悉的身影。

「唉呀!顏白倫、陳揚皓!你們好早呀!」她揮著手跑到他們所在的梅花樹下。

等她停在後才看到,他們兩人身後各站著一個人,不用想也能知道,那就是傳說中的琴舒雪以及向嵐。

「早什麼,明明就是你們差點遲到!」陳揚皓用力地戳了幾下陳姿奈的額頭,但她也不是不反擊的類型。

「反正又沒有遲到!」趁著陳揚皓收回手的那一霎那,陳姿奈開始猛戳陳揚皓的肚子。

「啊啊啊啊啊啊!妳這個沒女人味的傢伙!教練怎麼還沒被妳嚇跑啦!」

走過來剛好聽到這番言論的謬江愣在原地,但馬上就回過神了,他無奈的笑道:「對打時候的姿奈比較可怕。」

另外兩個看過陳姿奈對打的傢伙,不禁回想了一下在比賽場上的她,打了個冷顫後便立即附和。

「有那麼可怕嗎……」看著眼前的三個男人竟然不約而同的點頭,陳姿奈摀著心臟的位置退後幾步,好似受創一般。

退了幾步,陳姿奈感覺自己撞到了人,下意識地就停下來。

轉過身一看,原來是被忽略了幾分鐘的琴舒雪和向嵐。

「妳好呀!我是琴舒雪,和顏白倫同系。」最人來瘋的琴舒雪首先握住陳姿奈的手,並熱情地打招呼。

睜大著眼看琴舒雪,陳姿奈腦中不禁浮現出一個想法──她和顏白倫到底是怎麼湊在一起的?這也差太多了吧?

下一刻,有另外一雙手牽起她的左手。

向嵐道:「我是二年和班的班代,向嵐。」她的笑容如同陽光般似的照耀著陳姿奈,有那麼一瞬間,陳姿奈覺得自己眼睛都要睜不開了。

而這時,陳姿奈腦中又浮現出另一個想法──陳揚皓是怎麼追到這樣的大美女的?

「啊──終於見到冰山小學妹了!妳比高一的時候還要美呢!」琴舒雪冷不防地就飛撲了過來,蹭著陳姿奈的臉。

那一刻,陳姿奈似乎聽到有個聲音在說『琴舒雪!放開那女孩!』

「不過令學務處頭疼這點還是沒變呢!」向嵐掩著嘴笑。

「我又沒做什麼……」聞此,陳姿奈真心想辯解,但又不知道該如何辯解,學務處一直盯著她是事實,但印象中她什麼事也沒做過呀,甚至還為校爭光,堪稱優良學生耶!

「光是你們班對妳的崇拜就足夠讓學校頭疼幾年了好嗎?」陳揚皓說的沒錯,二年忠班對陳姿奈的敬重,比對師長的還要多上許多,比起校方,他們更加聽陳姿奈的話,即使那只是她一句無心的話。

「走吧走吧!再討論下去,也不會讓陳姿奈從問題學生,搖身一變成為超級乖寶寶啦!」陳揚皓催促著那三個圍成一圈的女人軍團。

「欸什麼問題學生!我是完全沒有不良紀錄的優良乖學生耶!」如果現在是二次元,那陳姿奈肯定是以炸毛狀態在反駁陳揚皓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鹿箭 的頭像
鹿箭

曾經滄海難為水

鹿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