✔服用本文時請注意,本文作者將此歸類文『師生戀』,但重點並非兩者『師生』的關係,還請斟酌閱讀

✔注意:本文版權全部歸屬鹿箭(我本人)所有,目前有在POPO、HaReading悅閱中刊登,請勿做出盜用的行為

✔此作品為《首先系列》的系列作之一,其餘作品還在待產中,敬請期待#

✔由於一個章節至少有6000~10000字不等,所以一個章節會採取分段的方式PO,方面閱讀

顏白倫和陳揚皓坐在沙發上滑手機,瘦小的顏白倫直接把雙腳放在霸佔沙發一大半的陳揚皓肚子上。

「欸,你在我家休息的很高興嘛!」顏白倫拿了一個抱枕往陳揚皓砸去。

「我可是怕你因為家人在國外而孤單才來陪你耶!難道一定要學姐來你才高興嗎?」陳揚皓擺出咬手帕的姿勢看著他。

「別這樣,我會吐的。」顏白倫摀著嘴,裝出想吐的樣子,「說起來,三重約會你那邊如何?」

「向嵐是答應了啦,你那邊呢?」

「舒雪也說好,她說她早就想認識冰山小學妹了。」講到這裡,顏白倫內心滿是無奈,說什麼想跟冰山學妹交流一下,依他看來,琴舒雪根本就只是想在他的眼皮底下光明正大的搭訕陳姿奈嘛!

然而陳揚皓的內心也不是非常的平靜。

想當初他跟向嵐提起這件事的時候,向嵐還有些傻愣住,他以為她會拒絕,但沒想到下一秒向嵐卻是拉著他的手說『恭敬不如從命』,還說什麼想認識冰山校花之類的話。

他們都知道陳姿奈在學校很有人氣,但卻沒想到是男女通吃的有人氣。

「看來我們也不能坐以待斃了。」顏白倫沉下臉道。

「該找時間趕蒼蠅了。」陳揚皓的表情也和他一樣。

「什麼趕蒼蠅啊?」這時陳姿奈出現在門口的位置,她俐落的脫下鞋子、順手就放在鞋櫃上,進來後便坐到兩個男人中間。

「你們真的把我家當庭院在走欸……」看她這麼自動,顏白倫都不知道該從何吐槽才好了。

「我是怕你孤單耶!難道一定要舒雪學姊來嗎?」陳姿奈滿臉受委屈的樣子說。

「……不要以為你們都是『陳氏宗親會』就可以說一樣的話哦。」看著那兩個睜大眼裝無辜的傢伙,顏白倫都想從他們的腦袋上狠狠巴下去了,但礙於這兩個傢伙身手也不亞於他,所以他並沒有輕易出手。

「不要露出這麼可怕的表情嘛。」陳姿奈伸出手揉揉顏白倫的雙頰,稍微放輕了音調,流露出些小女人的特點,「三重約會可以嗎?教練答應了。」

「向嵐和學姊都說好。」

「那去賞梅好不好?現在十二月,看梅花剛剛好!」作為台灣人,有生之年當然要賞一次國花嘛!

陳姿奈興奮的拿出手機,打開她找到的賞梅景點給他們兩個看。

「看起來是個很清幽的地方。」

看著網頁上的照片,他們兩位男性一致認為這是個不錯的約會地點,與此同時,他們又想到了另外一個重點。

「妳可別趁著沒人的時候就對教練亂來哦!」顏白倫捏著她的臉警告著。

「別禮貌!我像是這種人嗎!」扯開捏住自己雙頰的那雙手,陳姿奈癟著嘴反駁。

「是,妳就是這種人。」陳揚皓立刻推翻她的反駁,接著又說:「妳是那種越長大越無恥的傢伙,天曉得妳會不會直接吃了教練。」

陳揚皓一臉『選我正解』的表情,一旁的顏白倫也點頭如搗蒜的附和。

「我、我才不會呢!大概吧……」反駁到最後,連陳姿奈自己都有些心虛了。

看著她,顏白倫轉向陳揚皓,說:「我們應該要保護教練了。」

「對啊,謬教練看起來就是會任她宰割的類型。」

這時候,『陳姿奈親衛隊』瞬間變成了『謬江護衛隊』。

 

「教練──我看起來像是會把你吃掉的人嗎?」假日陳姿奈直接殺去謬江家哭訴,拿到鑰匙的她現在是進出自如。

「姿、姿奈!進來前也先說一聲嘛!」剛洗完澡、只裹著浴巾在喝牛奶的謬江驚恐地看著她,還用空著的右手遮著上半身裸露的兩點。

「有關係嗎?反正遲早都要看的。」陳姿奈理所當然地說,完全不在意看到半裸的謬江。

應該說,其實她並不介意看到裸著上半身的男人,因為在家裡爸爸也都這樣,所以習慣了。

「妳在說什麼啦……」

「除非你不想負責。」把包包丟在沙發上,陳姿奈衝上前抱住他。

「欸欸欸,讓我去穿個衣服啦!」謬江有些手忙腳亂的,不知道該如何應對。

「教練,我想要好好維持我們的關係,希望我們對彼此的這份情感永遠不會變質。」

聽到陳姿奈微弱的告白,謬江沉默了一下,過了幾秒手才摟住她。

「我啊,曾經向道場起誓,絕對不對學生動情……事到如今,我是不是已經沒有資格當教練了?」閉上雙眼,謬江把頭埋在陳姿奈的頸間。

「好說歹說我也是助教,這怎麼能算是對學生動情呢?」她的手撫上謬江的髮絲,像在安撫小孩一樣。

突然想到一個例子,陳姿奈稍微推了一下謬江,對上眼後才說:「你看那個劉備跟孫尚香啊,還不是差了三十餘歲,那我們差十三歲也沒什麼關係嘛!」

「所以妳是希望我先去娶兩個老婆再來娶妳嗎?」謬江對這個比喻真的只能以苦笑帶過,因為這真的是頗爛的例子。

「咦?不行!你要對我的身心靈都負責!」

「什麼身心靈?我不是說過妳滿十八歲以前什麼事都不會做嗎?」

「意思是我滿十八歲就會囉?我再過一年又兩個月就滿十八歲了!」陳姿奈睜大著雙眼、露出狡詐的笑容看著謬江。

「妳在說什麼啦!不能有一點小孩子該有的純真嗎?」看著某個人狡詐的面龐,謬江覺得自己似乎上了一條賊船。

「唉唷,回不去了──話說,你不是要穿衣服嗎?」陳姿奈滿臉不在意的說,還順便捏了一下他腰上的肉。

說認真的,她真的比較喜歡這種稍微有肉肉的,滿滿的肌肉真的不適合她。

「是誰纏著我的啊……」謬江無奈地走上樓穿衣服。

仔細思考了一下陳姿奈剛剛所說的話,其實他真的不太曉得她這年紀談戀愛的感覺,他只懂暗戀,不懂交往。

從來沒有交往經驗的他不知道該如何對待陳姿奈這個女朋友,他是屬於什麼樣類型的男朋友?

暖男溫柔型?燦爛陽光型?霸道總裁型?死屁孩型?

嗯……他認為以上都不符合他自己。

在他眼裡,陳姿奈就是個傲驕卻又帶點強勢的女孩子。

有些人說,學生時代的戀愛都是純純又蠢蠢,可能是因為賀爾蒙開始升高,促使他們對戀愛有所憧憬,或許會把對一個人的欣賞、憧憬、崇拜,誤以為是喜歡的感覺,等到在一起後才發覺,原來那不是愛情。

那陳姿奈會是這樣嗎?雖然說著愛他,但現在十七歲的她也處於賀爾蒙開始上升的年紀,會不會只是把憧憬誤以為是喜歡、是愛?

沉著臉走下樓,一想到那些問題,謬江的心情就低落了下來。

「教練教練!我們決定三重約會去賞梅花唷!」看見謬江走下樓,陳姿奈像個小動物似的蹦蹦跳到他面前。

「那邊沒什麼人,所以不用擔心會很吵雜,而且冬天賞梅剛好!」

「嗯,感覺還不錯。」謬江用手撫上陳姿奈的髮絲,若有所思的樣子。

凝視著謬江幾秒,陳姿奈開口道:「教練,你不適合走憂鬱美男子路線。」

「啊?」被她的話喚回思緒,謬江有點沒頭緒,但隨即就領悟了過來,「誰跟妳憂鬱美男子啊,我還陽光美少年哩!」

陳姿奈摀著受到謬江彈指神功之攻擊的額頭,嘟著嘴不滿地說:「可是教練也不是陽光美少年啊……兩種屬性都沒有!」

「妳……最近好像越來越會頂嘴了,是不是?」謬江笑著看她。

「教練怎麼好像有種笑面狐上身的感覺……哈、哈哈!」陳姿奈意識到眼前的男人真的散發著笑面狐的氣息,轉身拔腿就是要逃。

但一山還有一山高,最終也難逃謬江的手掌心。

在陳姿奈轉身要跑的那一霎那,謬江已經從她身後圈住她。

「我應該是傻蛋普男,但就算是這樣,妳也得負責到底,不得有異議。」謬江在她耳邊輕道,一陣酥麻感竄進陳姿奈的全身。

「耳、耳朵很敏感的啊……」陳姿奈無力的癱在謬江身上。

「咦咦咦?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鹿箭 的頭像
鹿箭

曾經滄海難為水

鹿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