✔服用本文時請注意,本文作者將此歸類文『師生戀』,但重點並非兩者『師生』的關係,還請斟酌閱讀

✔注意:本文版權全部歸屬鹿箭(我本人)所有,目前有在POPO、HaReading悅閱中刊登,請勿做出盜用的行為

✔此作品為《首先系列》的系列作之一,其餘作品還在待產中,敬請期待#

✔由於一個章節至少有6000~10000字不等,所以一個章節會採取分段的方式PO,方面閱讀

「哥……不要一回來就滿臉春心蕩漾的樣子,很噁心。」謬宇看著難得回老家的謬江,真的很想一巴掌就送過去,但念在眼前的這男人是他親哥,所以他硬生生的壓制住這個衝動。

「誰跟你春心蕩漾啊!」立即反駁弟弟的話,謬江感到非常無奈──他也只不過是在想陳姿奈而已,講什麼春心蕩漾這麼難聽!他是心花朵朵開!

「說起來……那女生是誰啊?」看著那個被母上纏著的女性,謬江感到疑惑。

謬宇的新女友?雖然這漢子換女友的速度真的堪稱神速,但是他和這女孩的互動不太像是情侶,有點……太像朋友了。

不過說實在的,不管是他或是母上,家裡沒有任何一個人是看過謬宇的歷代女朋友們。

「女朋友。」謬宇面無表情地道,「可是是假的。」

「什麼?」聽到弟弟說的,謬江都驚訝到提升自己的音調,滿臉不敢相信的樣子。

「因為老媽要抓我去相親,所以臨時找她,而且剛好可以幫我擋蒼蠅。」謬宇無所謂的聳肩,為了防止步上哥哥相親的後塵,他也只好找了個臨時女友。

這麼一聽,謬江才發現廚房裡的那位女性長的也挺不錯的,有一種古典美人的氣質,但又有種熟悉感,只是他說不上來到底是什麼樣的熟悉。

不過那個謬宇竟然也有這麼一天,需要找臨時女友來逃過媽媽的相親攻擊。

剛好這時母上拉著她一起走出廚房。

「宇安呀,這位是小宇的哥哥,雖然長的普通、身高也超矮,不過是老師,也有開餐館,三十歲了還是魯蛇的傢伙。」謬母指著謬江向賴宇安介紹。

「媽……」誰跟妳還是魯蛇啊!

「啊!他這陣子交女朋友了,所以不魯了!」兒子一哀號,她才想起自家大兒子不久之前終於交女朋友、脫魯了。

沒辦法,這介紹她可是講了十幾年了,一時之間是改不了的。

「大哥好,我叫賴宇安,是謬宇的同事。」賴宇安微微行禮自我介紹。

「呃、妳好,我是謬江。」

「請問謬大哥有在練武術之類的嗎?」凝視著謬江幾秒,賴宇安問道。

突然被這麼問的謬江有些愣住,因為剛剛的對話中完全沒有講到相關的話題,家裡也沒有擺著相關的東西,而他家母上只會說他還沒脫單而已,根本不會講到他練合氣道和劍道。

「我是練合氣道和劍道的。」

「果然!」對於謬江的回答她似乎相當滿意,開心地都跳起來了,不過她馬上就發現另外三個人都傻眼的看著她,這時才冷靜下來解釋,「因為我有個表妹氣質和謬大哥很像,她也是練合氣道和劍道的,所以……」

聽到這裡,謬江突然有股不祥的預感,偏偏他又覺得這個預感很準,便問:「請問……妳表妹的名字是?」

「陳姿奈。我記得他們道場離這裡好像沒有很遠。」賴宇安天真地答道,完全沒有注意到謬江的表情變化。

「陳姿奈?這名字好像……」聽到這個名字,謬宇覺得怪耳熟的,但又想不起來,這時剛好被門鈴打斷他的思考。

「我去開門!」不祥的預感再度來襲,謬江從沙發上跳起來想衝去玄關,但卻被母親攔下。

「我來就好。」謬母露出陰險的笑容按著他的肩。

打開門,出現的是個謬母特別特別喜歡的面孔。

「阿姨好!」

「妳可終於來了呀!」謬母高興的抱著陳姿奈。

畢竟今天謬宇終於肯帶女朋友回家了,高興之餘她也想再見見陳姿奈,便逼謬江今天一定要邀請陳姿奈來。

「宇安呀,這是我們家小江的女朋友,叫陳姿奈──咦?妳們長的有些神似耶!」帶著陳姿奈到客廳,謬母想介紹他們彼此認識,這才發現這兩個女孩的神韻有些相像。

「姿奈?」

「宇安姊?」

兩人驚訝的看著彼此,但謬母還是不知道發生什麼事,以為她們本來就認識,而瞬間領悟到他們之間關係的謬宇便說:「她們是表姊妹。」

「咦?你怎麼知道是表姊妹?說不定是堂姊妹呀!」

「她們不同姓。」謬宇滿臉嫌棄,還翻白眼。

而另一邊──

「姿奈妳和謬大哥在交往?可是謬大哥不是快三十歲了嗎?」賴宇安疑惑的看著表妹。

「哦……宇安姊妳也知道,我家那幾老非常開明的,完全不介意。」知道表姊的意思,陳姿奈無奈的解釋著。

「嗯?年齡怎麼了嗎?」謬母天真地問。

「欸……姿奈今年只有十七歲,所以我才會覺得納悶。」一個天真就算了,連另外一個也天真,這搞得謬江都想破門而出、找個地方躲起來了。

「十七歲?這樣你們差……」謬母伸出手指開始慢慢算。

謬宇可能是看不慣自家母親好傻好天真的一根一根手指頭在算,直接點破:「十三歲。」

「十三歲?小江和姿奈差十三歲?」

現在謬江已經是一臉準備世界毀滅的表情了,但沒想到──

「小江你也太厲害了!深藏不露耶!」謬母心滿意足地道。

「什麼?」謬江睜大著眼睛看著母親。

「我、我們差十三歲哦!媽,是十三歲哦!」以為母親是重聽或是腦袋轉不過來之類的,謬江還用手比了一和三。

「當我傻子是不是!」謬母瞬間發揮媽媽神威巴了兒子腦袋一下,「你老母我還沒癡呆好嗎!而且你是忘記我跟你老爸差二十歲嗎?況且人家姿奈的家人都不反對了,我反對個屁哦!」

聽完,謬江下意識地把頭轉向陳姿奈。

感受到視線的陳姿奈無奈地笑道:「我家的人比較開明,說是我喜歡就好。」

那也太開明了是否?謬江內心不禁吐槽。

「所以可以訂婚了。」謬母滿臉狡詐的樣子說。

「媽!姿奈才十七歲,訂什麼婚啦!」

「就是因為十八歲才能自己決定婚事,所以才訂婚齁!兇巴巴!」謬母像個小朋友似的嘟嘴、跺腳。

「媽,人家才十七歲而已……」看到自家母親開始鬧脾氣,謬江只好軟化態度,像是在哄小朋友一樣跟媽媽講話。

「這樣吧!等姿奈十八歲的時候你們就來場雙重婚禮、雙喜臨門!」謬母拍掌,突然覺得自己好棒棒,竟然能想出這種超讚的主意。

「再說吧……對了,姿奈,我有東西要給妳,能跟我來一下嗎?」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形容他這個天兵老媽了,索性放棄治療、轉移話題。

突如其來的邀約令陳姿奈有些意想不到,看謬江往樓梯的方向走過去,她便小跑步跟上去並牽起謬江的手。

「我的房間在三樓,現在估計已經成了儲藏室……果然。」他才預言一下搬出去後自己的房間的未來,沒想到才打開門而已,這個預言便馬上成真。

「這個家到底還有沒有我的容身之處啊……」裡面堆著媽媽網購的衣服還沒整理,還有他曾經在弟弟房間裡看到的一堆雜物,謬江突然覺得自己房間已經變成了哆啦某夢的百寶袋了,要找什麼這個應該都有。

突然,他感受到背後有股溫度。

「姿奈?」他現在看不到後面的人,只好側著頭聽她說話。

「這幾天缺乏抱抱,能量不足,求抱抱補充能量。」額頭靠著他的背,陳姿奈小聲地說。

這幾天他們兩人都很忙,謬江忙公務、陳姿奈忙比賽,所以幾乎沒有什麼私下的接觸。

「這是什麼呀?」陳姿奈舉起左手,手腕上戴著謬江趁她『補充能量』時戴上的手環。

「是我前幾天買的,覺得挺適合妳的,而且剛好是一對。」謬江也舉起自己的左手,將那和陳姿奈同樣款式的黑色手環秀給她看。

「原來我的小江江也有這麼可愛的一面呢!」陳姿奈跑到他的面前給他一樣正面的熊抱,臉上還掛著甜蜜的笑容。

「什麼可愛呀……唔!」才想抱怨而已,謬江的嘴就被堵住了。

陳姿奈突然霸氣暴增,直直把謬江逼退到靠牆,結果謬江還不小心撞到頭。

「教練你沒事吧?」陳姿奈擔心地看著他問。

「嗯,沒事。」揉一揉撞到的地方,謬江搖搖頭。

「那再一下。」見狀,陳姿奈便又再度貼上他的唇,溫柔中帶點狂野。

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兩分鐘左右,每當謬江想說話時,陳姿奈就又會主動進攻,不給他一點喘息的機會。

「姿奈啊……我們不是說禁止接吻嗎?」好不容易可以喘口氣了,謬江半推著懷中的女孩,紅著臉道。

「嗯?你在說什麼?我怎麼聽不懂?」陳姿奈歪著頭打算裝傻到底。

「不怕我忍不住?」

「有膽你就來呀!」

看著陳姿奈的笑容,謬江完全妥協,把頭靠在她的肩頭上,無奈地說:「我投降。」

陳姿奈歡樂地笑了幾聲,又道:「教練,聖誕節……我們去約會好嗎?和顏白倫、陳揚皓他們來場三重約會。」

「三重約會啊……感覺還不錯,那就去吧。」這樣陳姿奈應該就不會再搞偷襲了吧,大概。

這時的謬江是這麼想的,但到時候他肯定會推翻自己的這番想法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鹿箭 的頭像
鹿箭

曾經滄海難為水

鹿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