✔服用本文時請注意,本文作者將此歸類文『師生戀』,但重點並非兩者『師生』的關係,還請斟酌閱讀

✔注意:本文版權全部歸屬鹿箭(我本人)所有,目前有在POPO、HaReading悅閱中刊登,請勿做出盜用的行為

✔此作品為《首先系列》的系列作之一,其餘作品還在待產中,敬請期待#

✔由於一個章節至少有6000~10000字不等,所以一個章節會採取分段的方式PO,方面閱讀

即使距離的在怎麼遙遠,那份心意也仍就藏在心裡──相思本是無憑語,莫向花牋費淚行。

 

 

她一直以為是她音樂中的情感不夠、表達不夠明確,所以謬江才不了解她的意思,但沒想到她錯了。

──原來只是謬江太遲鈍了!而且還遲鈍到一個常人無法抵達的境界!

但因為宋輿甫的關係,他們兩個才能對彼此述說自己的心意,順利在一起。

宋輿甫事後才告訴她,若不是他看見謬江躲在門邊偷聽,不然他也沒辦法確定原來謬江的心意和她一樣。

如果宋輿甫當時沒有揭穿謬江的話,那她大概永遠不會知道謬江的心意,所幸那個遲鈍的傢伙也有提起勇氣,不然光是宋輿甫的助陣,他們最後的結局也不會是這樣子。

「那下禮拜你們有行程嗎?」陳揚皓非常大方地躺在顏白倫的床上玩手機,而陳姿奈和顏白倫也不客氣地靠在他的肚子上。

「不知道耶,你呢?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最近跟二和的班代走很近哦!」

「唉呀,我們陳揚皓的春天終於來了嗎?」目前已經就讀大學的顏白倫一聽到有自己腦袋還沒有更新的八卦,便立刻跳起來,像是發現新大陸似的看著他們。

「春天已經過很久了……而且我和向嵐不是你們想的那種關係啦……」突然有兩雙水汪汪、閃亮亮的大眼盯著自己,陳揚皓都不知道該如何應對,反而還有一點嬌羞。

「原來是向嵐學妹呀──」顏白倫曖昧的看著她。

「咦?顏白倫你最近不也跟一個妹子走很近嗎?好像叫琴舒……」陳姿奈一副好傻好天真的表情說,但還沒說完就被顏白倫急急忙忙地摀住嘴巴。

「哦──原來是琴同學呀──」瞬間掌握訊息的陳揚皓也用著曖昧的眼神看著顏白倫。

「是舒雪主動的,與我無干啦!」顏白倫遮住耳朵、閉上眼睛,想要逃避事實。

陳姿奈望著他們倆,雙手個搭上他們的肩,「修成正果之後記得報備唷。」

他們倆人紅著臉,同時道:「不是妳想的那樣啦!」

所以到底為什麼陳姿奈總會知道這種事?說是陳揚皓也就算了,畢竟是同所學校,想隱瞞也有點困難,但顏白倫現在已經大學了呀,她為什麼能確切地掌握訊息?這也太外掛了吧!

「唔……」被兩人極力地反駁,陳姿奈嘟起雙頰,先是給顏白倫一記超級鐵頭功,下一秒便整個人壓在陳揚皓圓滾滾的肚子上。

「喜歡就喜歡嘛,龜龜毛毛的,算什麼男人。」她抱著抱枕哀怨,還時不時就捏一下陳揚皓的肥肉。

「看看你們那花癡的發情臉,向嵐和琴舒雪那麼可愛,有什麼好不承認的?」陳姿奈嘴裡仍舊不停的囉嗦著。

顏白倫和陳揚皓互望了一眼,各自嘆了口氣。

「都是妳這冰山美人,向嵐一開始以為我們是情侶。」

「舒雪是我們高中的,她本來以為我在和冰山小學妹交往。」

現在輪到他們兩人用著哀怨的眼神看著陳姿奈。

「所以都是我的錯囉……」被盯得怪不舒服的,陳姿奈默默爬起來,像個受委屈的小媳婦兒一樣。

「我們都不知不覺被砍了很多桃花呢。」

「向嵐說我長得挺有喜感的,很訝異我居然單身呢。」

「唔……什麼冰山美人……我不要理你們啦!」一把掀開被子,陳姿奈瞬間就鑽進去躲起來了。

看著這不到兩秒的過程,顏白倫和陳揚皓不禁失笑,並抱著被窩中凸起的那一塊。

「如果舒雪不能接受妳的話,我就不會和她交往的。」

「向嵐對妳沒有敵意,她說愛屋及烏,為把妳當成姊妹來對待。」

顏白倫掀開被子、陳揚皓拉起陳姿奈,一起說:「妳是超越紅粉知己的朋友,不用擔心。」

正因為是超越朋友、情人、閨密、紅粉知己的存在,所以他們才能夠一直保持著這樣簡單的關係。

一種都是彼此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存在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鹿箭 的頭像
鹿箭

曾經滄海難為水

鹿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