✔服用本文時請注意,本文作者將此歸類文『師生戀』,但重點並非兩者『師生』的關係,還請斟酌閱讀

✔注意:本文版權全部歸屬鹿箭(我本人)所有,目前有在POPO、HaReading悅閱中刊登,請勿做出盜用的行為

✔此作品為《首先系列》的系列作之一,其餘作品還在待產中,敬請期待#

✔由於一個章節至少有6000~10000字不等,所以一個章節會採取分段的方式PO,方面閱讀

最近謬江又被調去外部上課了,所以他和陳姿奈就只剩下在學校有那麼一點點的互動。

但是經過比賽之後,他們的互動就有些尷尬,一個是不曉得對方的意思,另一個是不曉得對方到底知不知道。

「謬教練最近似乎心不在焉的哦。」宋輿甫站在謬江的辦公桌旁,撐著下巴俯瞰著他。

「有、有嗎?」

「其他教練都看的出來,大哥和二哥都在替你擔心呢。」宋輿甫似笑非笑的說,不只二哥宋輿丞擔心,連他目前在外縣市讀博士班的大哥也有點擔心。

看著謬江有些慌張著急的樣子,他突然萌生起捉弄的念頭,但又壓抑了下來,「上次說的謬教練有試嗎?」

謬江有些猶豫,緩緩地開口,「沒有是沒有,但她突然要我聽她音樂中的話……我真的不太懂她的意思。」

「……」聽了他這麼說,宋輿甫也只能表示無言,雖然他沒有在現場聽音樂,但既然女方都這麼說了,那十之八九就是別有用心嘛!

很久以前他就知道他們親愛的謬教練很遲鈍,但他真的沒想到他能遲鈍到這種地步。

覺得這樣繼續聽下去肯定會吐血,宋輿甫決定轉移話題,一改方才嬉戲的笑容,他以認真的微笑面對他現在要講的話。

「我等一下要去跟姿奈告白。」

這話一講出來完全震驚到了謬江,雖然宋輿甫也不知道他在震驚什麼,不過他還是把話繼續講完。

「最近的姿奈總是若有所思,我想陪在她身邊……就算比不上顏白倫和陳揚皓,我也想成為她的一份力量。」

雖然宋輿甫現在只有十六歲,但他能看的出來,宋輿甫對於陳姿奈的心意是真的,那份想要陪伴在對方身邊的心意非常堅定……那他呢?

宋輿甫想成為陳姿奈的力量,那他又是抱持著怎麼樣的心意喜歡陳姿奈的?一樣都是喜歡陳姿奈,但宋輿甫是想陪伴她、成為她的力量才選擇告白的,可是他卻沒有任何理由……他想向陳姿奈述說自己的心意,但他能像宋輿甫一樣成為陳姿奈的力量嗎?

「老師。」說曹操,曹操到,這時候他們的討論對象突然就出現在辦公室中。

「我把通知單拿來了。」陳姿奈手裡拿著一疊紙。

雖然她不是什麼幹部,但因為謬江只認識她一個人,加上班上其他人又比較『活潑』不受控制,所以收東西這件事情謬江時常交給陳姿奈來負責。

「謝謝。」

「姿、姿奈!」待謬江接過通知單,宋輿甫便叫住準備離開的陳姿奈,「我、我有話要跟妳說。」

看著兩人走出辦公室,謬江不禁感嘆道:「現在的小朋友行動力真旺盛。」

同時他也擔心著結果會如何,最後他決定……要去偷窺!

丟下通知單,他以快步走出辦公室,剛好看見陳姿奈和宋輿甫正在連結走廊那裡,為了不讓路人甲乙丙受到驚嚇,他仍舊是以快走的方式,所幸他們走得不快,所以謬江很快就追上了他們,不過還是保持著一定的距離,避免被發現。

宋輿甫踏上階梯,很順勢的就走上了頂樓,謬江也就躲在門口偷聽。

「輿甫,你要跟我說什麼?」微微歪頭的看著他,陳姿奈不曉得她現在這個動作差點就萌殺了宋輿甫。

「那、那個……」見到這樣子的陳姿奈,宋輿甫都沒辦法好好講一句話,最後乾脆直接閉上眼,「姿奈,妳最近有什麼煩惱嗎?」

「咦?」陳姿奈疑惑的看著他,不曉得他為什麼會這樣問。

「我感覺妳最近有什麼煩惱。」

「沒有哦,輿甫你想太多了。」陳姿奈揮著手笑道。

但是宋輿甫卻沒有因為這樣而被打發過去,「我知道的,姿奈妳最近有煩惱對吧……因為我一直都在看著妳──姿奈,我喜歡妳!」

對於突如其來的告白,陳姿奈並沒有表現得多驚訝,反而只是露出淡淡的微笑,道:「輿甫,謝謝你,但……我不能和你交往。」

他知道他失敗的機會很高;他知道陳姿奈對他的情感就像是在對弟弟一樣;他知道……陳姿奈其實已經有喜歡的人了。

明明就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,但是等到真的被拒絕的那一霎那,內心果然還是很失落,明明知道一定會被拒絕,但心還是痛了一下。

「如果抱著這樣的心答應了,那我會很愧疚的,而且對你也太不公平了,所以對不起。」

她從很久以前就感受到宋輿甫的心意了,但是她對於他的感情卻是截然不同的,她是發自內心的把他當作弟弟般的疼愛,也因為這樣,所以她更加不可能答應。

外面的宋輿甫失落,連在門邊偷聽的謬江也感到失落,既然是這樣,那他大概也沒什麼機會了吧。

「是謬教練嗎?」宋輿甫像是投了顆震撼彈一樣,不論是陳姿奈還是謬江都相當驚訝,一個是『你怎麼知道』,另一個則是『我躺著也中槍?』

似乎是知道陳姿奈在想什麼,宋輿甫笑了一聲,「我說了吧,我一直看著妳呀。」打從喜歡上她的那一刻,他就一直注視著她,為了她,他還拚了命的念書,只為了考上這所分數超高的高中。

他一直裝作不知道,他希望只是他看錯而已,但就在剛才他終於不得不面對現實──陳姿奈是真的喜歡謬江。

「嗯……不過我覺得我應該是沒機會吧,如果連用音樂傳遞感情都失敗的話,那其他方法我也做不到了,畢竟對於表達我真的不擅長。」陳姿奈苦笑著。

她繼續道:「連陳揚皓那個樂感白癡都聽得出來了,沒道理教練會聽不出來,所以我想這應該是變相的被拒絕了吧。」

「嘛……這應該要由本人來說明會比較好,是吧,謬教練?」最後那句話明顯不是對著陳姿奈說的,所以躲在門後的那人也就認命地走出來了。

「你是怎麼知道的……」謬江哀怨的說。他自認為躲得不錯呀,至少聲音什麼的都沒有。

「你的影子出賣了你。」宋輿甫指著地上。

「那剩下的時間就留給你們囉。」他拍拍謬江的肩後便離開了頂樓。

走下樓梯,他回頭看了眼後方,仰望著那門口,欣慰的笑了一下。

今天他就必須將對陳姿奈的感情留在這裡,帶出去只會徒增難過而已,那還不如趁早走出被拒絕的情傷。

他們面對面尷尬的看著彼此,首先是陳姿奈忍不住這氣氛而打破沉默,「教練都聽到了?」

「嗯……」謬江尷尬的點頭。

「要講什麼嘛……又沒機會,輿甫是要我講心酸的嗎?」陳姿奈不自覺的轉移視線,鼓著雙頰呢喃著。

同樣尷尬不知道要講什麼的謬江並沒有聽到陳姿奈的自言自語,他心裡一直在想著剛剛偷聽到的話──陳姿奈喜歡他?

最終他提起勇氣,「那天音樂中所要傳達的話……是給我的嗎?」

「……不然是給我自己的嗎?」聽到這個問題,陳姿奈傻眼的壓抑住自己想翻白眼的衝動,但還是忍不住吐槽的衝動。

可是當她吐槽完之後才發現到一個重點──謬江不知道她是在藉由音樂來對他傳遞感情?

「教練──」

「姿奈,其實我喜歡妳。」可能是因為剛剛送輿甫說的那些話,加上想起過去陳姿奈曾經說過『即使眾人不欣賞,總會有一人欣賞的』這句話,謬江稍微有了一些自信,有了自信就不會那麼膽小、沒勇氣。

「但是我條件不好,我不高、不帥,也沒有特別會賺錢,優點大概也就只有合氣道和劍道,不過妳也不太需要我保護,所以也沒什麼用。」

謬江低下頭開始自嘲,但是下一刻他的臉便被捧起來,唇上也多了一道柔軟的觸感。

比起第一次那有些狂野的吻法,陳姿奈這次是非常的輕柔,就像是害怕弄壞懷裡的娃娃似的,每一下都是輕盈、溫柔的。

稍微離開了謬江的唇,他感覺到陳姿奈輕飄飄的聲音傳來,「你有你自己不知道的溫柔,我就喜歡這樣的你。」

語畢,她又輕輕的再給他一個吻。

「就算是這樣的我也可以?」謬江的眉呈八字形,顯示出了他的沒自信。

「嗯,就算是這樣不帥不高也沒有特別會賺錢的你,我也喜歡。」陳姿奈帶著淺笑回他。

雖然覺得自己好像不知不覺得又被捅了大概三刀吧,但謬江還是振作起來,主動摟住她的腰、吻上她。

「教練,嘴巴要張開,像這樣……」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鹿箭 的頭像
鹿箭

曾經滄海難為水

鹿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