✔服用本文時請注意,本文作者將此歸類文『師生戀』,但重點並非兩者『師生』的關係,還請斟酌閱讀

✔注意:本文版權全部歸屬鹿箭(我本人)所有,目前有在POPO、HaReading悅閱中刊登,請勿做出盜用的行為

✔此作品為《首先系列》的系列作之一,其餘作品還在待產中,敬請期待#

✔由於一個章節至少有6000~10000字不等,所以一個章節會採取分段的方式PO,方面閱讀

自從那天假裝女友後,謬江和陳姿奈就沒有什麼互動了,最多就是在班上會與她說上幾句話,其他的就沒有了。

雖然在道場也會遇到,但陳姿奈在道場是屬於人人聊的類型,他幾乎沒有機會可以接近。

他家老媽異常的喜歡陳姿奈,這陣子不斷吵著何時才能再見到陳姿奈,她老人家想再和這妮子好好聊個天,最好是能夠讓她留宿聊個通霄。

「咳……什麼時候才有機會啊……」謬江靠在走廊牆壁邊自言自語著。

「謬教練有戀愛煩惱了?」

「也不算是戀愛煩惱啦,只是……」正打算繼續說下去時,謬江才意識到有人在跟自己講話,而且那個人還稱呼他為教練。

轉過頭一看,站在謬江面前的是位身高約莫一米八五的學生。

「咦?輿甫你也念這所學校?」謬江驚訝的看著對方。

「是啊,我是一年義班的,在陳揚皓隔壁而已。」宋輿甫笑道。

宋輿甫是宋輿丞教練的弟弟,也是他們家最小的孩子,外加身高最高的傢伙,他的身高是謬江一直以來最羨慕的一點。

「這樣啊,難怪我都沒看見你。」謬江恍然大悟的點頭,平時他都是帶高二、高三的學生,不會接觸到高一的學生,所以也一直沒有發現到宋輿甫也在這所學校。

「那……謬教練在煩惱什麼?感覺是跟戀愛有關呢。」宋輿甫靠著牆,一臉曖昧的看著他。

教練團所有人都知道謬江的戀愛經驗是零,猶如一張白紙似的,雖然也不是沒相親過,但都沒有那個緣分能繼續下去。

自從某一次謬江差點被霸王硬上弓而受到驚嚇、對相親有陰影後,他的父母親--也就是總教練和師母──便不敢再替他介紹安排相親了,就怕他又再次受到驚嚇。

「也不算是戀愛的煩惱啦……輿甫你有喜歡的人嗎?」搔搔頭,謬江暗自感嘆著宋輿甫的靈敏。

「有啊。」宋輿甫毫不避諱地承認,這讓謬江有些驚訝,他以為這年紀的孩子對於愛情都會有些害羞,不太會承認──看來他真的老了,和年輕人的想法搭不起來了。

「是誰啊……不對,你講了我大概也不認識。」突然想起他喜歡的人應該是同學之類的,謬江便打住了疑問,反正他又不知道是誰。

但是宋輿甫的回答又令謬江再度震驚,他不疾不徐地道:「謬教練認識哦。」

「咦?」謬江瞪大眼睛看著他。

「雖然她還沒來上高級班,但謬教練應該已經見過她了。」

頓時,謬江有種不祥的預感,畢竟他們道場的女性人數是用一隻手變成數出來的。

「是陳姿奈,謬教練那個班的同學。」

「哦……原來是她啊……」謬江緩慢的點頭,內心決定打死也不跟宋輿甫說他的煩惱就是跟他的心上人有關。

「你喜歡她哪一點啊?」

「嗯……人總是會把在外面的習慣帶進道場裡,道場裡的陳姿奈相當活潑,而且練習也非常認真,她對自己的要求很嚴格,我想我應該就是被她的認真給吸引住了。」宋輿甫眺望著對面的校舍,不自覺地露出相當溫柔的笑容。

「那謬教練的煩惱是什麼?說不定我可以幫上忙。」

「嗯……」看著宋輿甫那真摯的眼神,謬江也就告訴了他,不過沒有說煩惱的主角是陳姿奈。

「其實,我覺得我好像喜歡上了一個女孩。」

宋輿甫也不是沒見過謬江害羞的樣子,但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謬江現在這樣,害羞卻又滿面春風,就如同他的桃花終於綻放了。

「那是位怎麼樣的女孩?」

「是位反差很大的女性,時而高傲、時而稚氣,在外人眼裡她就像個高傲的豔麗女王,但在熟人面前她卻是個幼稚的淘氣小孩,打死不承認自己有溝通障礙的倔強,以及認真的態度……還有,非常的敬業,像是另外一個人似的。」講到陳姿奈,謬江的笑容就又多了幾分,臉上的溫柔完全不輸給方才的宋輿甫。

看著這樣的謬江,宋輿甫欣慰的笑道:「看來我們的謬教練終於有春天了。」

「……我怎麼覺得我被諷刺了。」

「錯覺錯覺--總之,如果謬教練真的很在意的話,不妨試探一下對方的意思……要上課了,我先回去了。」講完,聽到鐘聲的宋輿甫便快步離開現場。

「試探……我都快三十歲了耶,她怎麼可能會對我有意思。」謬江消沉的道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曾經滄海難為水

鹿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