✔服用本文時請注意,本文作者將此歸類文『師生戀』,但重點並非兩者『師生』的關係,還請斟酌閱讀

✔注意:本文版權全部歸屬鹿箭(我本人)所有,目前有在POPO、HaReading悅閱中刊登,請勿做出盜用的行為

✔此作品為《首先系列》的系列作之一,其餘作品還在待產中,敬請期待#

✔由於一個章節至少有6000~10000字不等,所以一個章節會採取分段的方式PO,方面閱讀

我思念你的心情一天比一天還要強烈,好比詩中所說的『思君如明燭,煎心且銜淚』。

 

 

陳姿奈的形象雖然是王者,受到許多人的崇拜,帶與此同時也讓人不敢接近她,大家總說陳姿奈的霸氣讓人難以接近,即使想要和她搭話,但也總讓她那一身氣勢給逼退。

但如果和陳姿奈是熟人的話,問他們關於陳姿奈的形象,絕對不會有『霸氣』這個選項。

「妳到底有沒有朋友啊……」陳揚皓無奈地看著旁邊正在吃便當的陳姿奈。

他不曉得該怎麼說,只能無奈地嘆氣搖頭──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她來找他吃中餐了,自從他入學到現在三個多月,陳姿奈每天都來找他吃中餐,他都懷疑這女人沒朋友了,或者是說懷疑她一年級的中餐時間是怎麼度過的。

「有啊,玫瑰……」陳姿奈心虛地反駁。

「她是這學期才轉來的吧……妳這個孤僻的女人。」朋友只有不久前才轉來的人,這令陳揚皓不得不翻了個大白眼。

「而且還有溝通障礙以及人群恐懼症!真不懂那些人怎麼會叫妳女王,明明就只是個愛耍孤僻的傢伙而已。」講完之後他還順道夾走了陳姿奈便當裡的可樂餅。

「我才沒有什麼溝通障礙呢!還我可樂餅!」伸出手想要奪走陳揚皓的可樂餅,但他們的身高差距實在是有點多,只要他便當一舉高,她就完全碰不到了。

「欸對了,妳薩克斯風的複賽是什麼時候?」

「下禮拜啊,可是學校還沒給我們指定指導老師。」

除了合氣道和劍道之外,陳姿奈還有學薩克斯風,雖然才學沒幾年,但可能是天賦或是對薩克斯風的熱忱,她在這方面學習挺快的。

她這次要參加的是國際薩克斯風大賽,地點就在台中。

雖然已經報名成功了,初賽的錄音檔也寄了,但他們參賽選手始終不曉得指導老師是誰,因為學校完全沒有通知他們。

「妳真的讓學校花很多錢欸。」

由於他們代表學校出去比賽,校方必定都會替學生出報名費,如果是去外縣市,還得出住宿費以及生活費,得名後還有獎學金。

而陳姿奈一個人就參加了合氣道、劍道、薩克斯風的比賽,上次總統盃她就領個五千塊的獎學金。

「你有資格說我嗎?上次誰全中運領了三萬的?」陳姿奈對著陳揚皓挑眉質問道。

「……要不是妳錯過報名時間,不然妳就是領五萬的那個了。」他們學校對於獎學金完全不吝嗇,凡舉全國中學運動會、全國大專運動會、全國運動會等這類的比賽,前三名的獎學金都是以萬起跳,而陳揚皓上次就拿了個第二名領了三萬塊。

而陳姿奈之所以沒有領到錢,全都是因為這妮子糊里糊塗的忘記繳交報名表,所以就錯過了截止時間,若是她有參賽,陳揚皓保證,她一定能拿到第一名的五萬塊獎學金。

「沒關係,明年還有全運會選拔。」陳姿奈勢在必行地道。

翻了個白眼,無奈的陳揚皓乾脆轉一個話題。

「複賽曲目決定好了嗎?」

「早就決定好了,只差指導老師而已。」

國際薩克斯風大賽的參賽規則很簡單,初賽是以寄送錄音檔的方式,複賽及決賽都是擇日舉辦。

而曲目則分為指定曲和自選曲,初賽是自選曲,複賽及決賽皆是指定曲加上自選曲,規則中較為特別的是可以改編,只要演奏時間在規定內即可。

「話說……我們以後可不可以別坐在樓梯口吃飯啊,現在是冬天欸!」抖了下身子,陳揚皓開始後悔沒有穿外套出來。

雖然他體內脂肪多,但大冬天的沒穿外套坐在樓梯口,即使他有脂肪的保護也是會冷的!

「不然去哪吃?你們教室?」

想當初九月時,她帶著便當坐在陳揚皓他們教室吃飯,學弟妹們一度以為他們在交往,時不時就會噹陳揚皓,後來他們受不了──實際上只有陳揚皓受不了──就都到往頂樓的樓梯口吃中餐了。

「別……我受不了那群八卦記者……連男人也那麼八卦幹嘛。」立馬回絕陳姿奈的提議,不管怎麼說,他可不想在陳姿奈回去之後被逼問一堆有的沒的,甚至還有幾個下流的問題。

對他來說陳姿奈就像是親姊姊似的,所以他內心是絕對不會允許有人以下流的眼光看著她,不過這話他當然不曾和陳姿奈提起過,倘若她知道了,肯定會用欠打的語氣說『我們揚皓長大了呢』之類的話。

「還是在這吃吧,我再帶外套就好。」最終陳揚皓還是選擇妥協了。

「下禮拜我會跟顏白倫一起去的。」

「不要,我會緊張。」陳姿奈皺起眉,她著實是不太喜歡朋友來看她比賽,沒有理由,就是不喜歡。

「剛好,看妳出醜。」聞此,陳揚皓邪惡的笑著。

「……惡魔。」

「姿奈。」這時,有位染了一頭亞麻灰長髮的少女站在轉角處喚著她。

「咦?玫瑰妳怎麼知道我在這?」見到少女,陳姿奈訝異地看著她。

「我剛剛去教室沒見到妳,想說妳可能在這。」她是陳姿奈提及的唯一的朋友,海玫瑰。

雖然名字聽起來有些古老、俗氣,但她本人卻是走在時尚的最前端,個人特色相當強烈。

「教務主任要召集有通過初賽的同學。」

「哦好,我馬上去。」陳姿奈轉頭跟陳揚皓道:「那我先走囉!垃圾給你丟。」講完後她還順勢將手上已經吃完的便當丟給他。

「去妳的……」

 

她們來到了教務處,肥肥主任坐在位置上,旁邊站著與陳姿奈同齡的一男一女,以及謬江。

「咦?王秋你也進入複賽了啊?」陳姿奈對著那位甚是眼熟的男子道。

「對啊,不過排序有點驚險就是了。」王秋苦笑著。

見到海玫瑰就站在陳姿奈後面,王秋默默地走到她旁邊,陳姿奈也注意到了海玫瑰因此而退後了一、兩步,不過她知道他們倆最近的情況,所以也沒有太在意。

「人都來了,那我就不占用太多時間,趕緊把事情講完。」肥肥主任拿出幾張小卡片,給他們一人發了一張,「這是錄音室和音樂教室的通行證,比賽結束前你們可以自由進出,海同學也是。」

由於他們學校對課外活動還挺重視的,所以備有許多專門教室、設備,連專業的錄音室也有,設備也是一流的高級設備。

「然後謬老師就是你們的指導老師。」

「啊?」聞此,謬江瞪大著眼睛看著肥肥主任。

他學的和音樂毫不相干呀,為什麼突然要他擔任音樂比賽的指導老師!

「目前音樂老師已經擔任鋼琴的指導了,沒辦法分神,目前比較空閒的就剩你而已。」主任一副不給商量的樣子,繼續道:「直到下禮拜複賽前,你們每天都要到音樂教室練習,時數由謬老師決定。」

最後主任又補了一句:「希望謬老師能做到指導老師的責任。」

「……我知道了。」主任都這麼說了,他能說不嗎?他不過就是個代課老師而已,若是違反主任的話,那他剩下的幾個月還要過嗎?

「沒有問題的話你們可以回去上課了。」

他們幾個人陸陸續續地走出教務處,謬江也苦著一張臉走出去。

「沒想到指導老師竟然是代課老師,而且還不是教音樂的,這樣我們還有勝算嗎?」單獨走在後頭的少女嘲諷道,音量大到距離她兩、三公尺的謬江都聽到了。

「吶,姿奈女王也是這麼覺得吧?」她一副俏皮的樣子跑到陳姿奈的面前,用著那有些偏高的尖銳嗓音說。

冷眼看著她,陳姿奈緩緩的張嘴道:「贏不了就是妳太弱,少牽拖了,胡薇恩。」

被這麼說,胡薇恩的臉整個脹紅,也不知道是覺得丟臉還是惱羞,總之被羞辱之後她便轉身離開現場。

胡薇恩是和陳姿奈同班的同學,但平日和陳姿奈也沒什麼交集。

「姿奈妳這麼說好嗎?我記得她和妳同班吧?」一向以和為貴的王秋有些擔心的問。

「沒事的。我們選手比賽能不能贏本來就是要靠自己練習的,難道要奢望指導老師在一個禮拜的時間就把我們變成神人嗎?這根本就不可能嘛。」陳姿奈無所謂的聳聳肩。

「姿奈說的也不是沒道理,即使謬老師不是音樂專業,但只要你們有實力,依舊能贏。」一旁的海玫瑰附和道。

在後頭默默聽的謬江心中一股暖流,雖然對話中完全沒有一句話是在誇獎他或是安慰他,但他就是莫名的感動。

「那今天下午社課沒事的話就到音樂教室吧,放學再去錄音室。」

約定好後,他們就分開走回各自的教室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鹿箭 的頭像
鹿箭

曾經滄海難為水

鹿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