✔本文目前投稿於不思議工作室等待結果中,如果幸運過稿,將會視情況刪文(如果出版社同意,就會繼續放著)→不過一切都是等過稿之後再說QUO

✔服用本文時請注意,本文作者將此歸類文『師生戀』,但重點並非兩者『師生』的關係,還請斟酌閱讀

✔注意:本文版權全部歸屬鹿箭(我本人)所有,目前有在POPO、HaReading悅閱中刊登,請勿做出盜用的行為

✔此作品為《首先系列》的系列作之一,其餘作品還在待產中,敬請期待#

✔由於一個章節至少有6000~10000字不等,所以一個章節會採取分段的方式PO,方面閱讀

我們本來是各自走著平行路,卻在一個交叉路口碰上了,下一個S型路口開始纏繞了起來。

 

 

當謬江想拿著涼被去窩在沙發時,陳姿奈抓住了他的袖子。

「教練……我還有個不情之請……」陳姿奈的眼神不敢直視謬江,臉上本來退去的紅潤又再度襲來。

「嘿是?」謬江有種不祥的預感,但還是停下腳步來聽她說話。

「能、能陪陪我睡嗎……?」陳姿奈羞澀道。

「什麼?」聞此,謬江的下巴幾乎都要掉下來——他有聽錯嗎?一個十七歲的小女孩要他陪睡!

「啊!別誤會啊!我、我不敢自己睡……平常都是跟家人一起睡,不然就是抱著娃娃……」看到謬江的反應,陳姿奈的臉又更紅了。

「只、只要旁邊有人就行了!我不會做什麼的!」陳姿奈拼命的揮著手,極力要撇清誤會,但她沒有想過,這樣講好像沒有作出保證的話她就會亂來一樣。

「好……我知道了……」謬江愣著愣著,緩慢地點頭。

「那妳先睡吧,我先去樓下檢查瓦斯和窗戶有沒有關。」講完,謬江馬上逃離現場直奔客廳。

雖然他有想要去龍山寺求月老賜桃花啦,但重點是他還沒去啊!他連財神爺也還沒有拜耶,為什麼馬上就發生了這檔事啊!

而且,月老爺爺,要給也是給年長一點的吧?怎麼來了一個年僅十七歲的小妹妹啊?雖然他還有沒三十歲——這點謬江非常強調,他還沒有滿三十歲——但十七歲也太小了吧!

「唔……月老爺爺……這太刺激了啦……」謬江嘆了口氣,默默的去把紗窗鎖起來。

這事情要是被知道,肯定會被誤會的。

鄰居們總是會有些三姑六婆嘛,他可不想才剛搬過來就被三姑六婆們傳八卦,像是——

『欸,隔壁姓謬的帶女孩子回來耶!』

『他不是有三十了嗎?那女孩看起來還是學生欸!』

『不倫啊!他不是在當老師嗎?根本亂倫嘛!』

諸如此類的……三姑六婆們的能力真的很可怕,先是在街坊鄰居之間亂傳謠言,馬上就會傳到他家聖上耳裡了,接下來他的生活就會開始水深火熱……

他可不想把名聲毀在三姑六婆的嘴裡!

當他回到房間時,陳姿奈已經躺上床了,但還未闔眼。

隱隱約約,他似乎聽到她在哼歌,而且歌的年代和她的年齡完全不符合。

一個八零年代的小女孩在唱六、七年代的歌,這年代符合嗎?

「啊!教練!你回來啦!」瞥到謬江的身影,陳姿奈就像個小朋友似的,開心的從床上彈坐起來。

「妳怎麼還不睡啊?都快十二點了。」看到陳姿奈這麼亢奮,謬江還真有點嚇到,但是對於她這樣的反應卻不反感,甚至可以說是喜歡。

比起在學校時那副冷豔感,他更喜歡她現在這個俏皮的樣子。

「在等教練呀!」陳姿奈笑著道。

「等我?」看著她露出燦爛的笑容這樣說,謬江的腦波突然少了一個循環的波幅。

「對呀!借住在人家家裡卻自己先睡著,不覺得這樣很沒禮貌嗎?」陳姿奈皺著眉、嘟著嘴說道,隨後馬上又說:「而且如果我睡相不好,這樣不就被看光光了嗎?」

頓時,謬江覺得面前的這個女孩異常的可愛,害得他連心跳也要漏一拍了。

「好了好了,該睡了,我明天再送妳回去吧。」謬江溫柔地笑道。

「好——教練也快點上來吧!」陳姿奈拍了拍自己左邊的空位。

「謬江……冷靜……說清楚你睡地板就好……」謬江用只有自己聽得到的聲音警惕著自己。

他在掙扎,雖說只是睡覺而已,但和自己的學生睡覺……這怎麼說也不合理啊!什麼理由都說不通吧!

「教練?」見謬江站在原地不動,陳姿奈睜大著眼睛、歪著頭輕喚著他,「再不睡的話都要十二點半囉。」

謬江緩緩地移動著自己的腳步。

「謬江!不行!難道你作為男人的理性比不過男人的獸性嗎?」謬江依舊掙扎著,但雙腳卻又好像不是自己的,像是有著自我意識一樣在自己行動。

最後,謬江躺上了床。

「看來理性是比不過獸性的。」謬江感嘆。

「嗯?教練你說什麼?」

「不不不!什麼都沒有!」謬江連忙搖頭揮手。

「教練……」陳姿奈突然正色地看著他。

「嗯?」看陳姿奈態度突然地轉變,謬江赫然緊張了起來。

「你這樣會掉下去的。」陳姿奈伸手將謬江整個人往自己的位置拉過去。

「太太近了吧!」她的這個舉動令謬江的臉整個紅了起來。

但即便謬江怎麼講、怎麼移動,陳姿奈依舊會把他拉回來,而且她的力氣比謬江想像中的還大上許多,一個瘦弱的女孩子,竟然能有這麼大的力氣,真的令他感到很意外。

「教練這樣會影響到睡眠品質哦。」陳姿奈板著一張臉。

「哦……好……抱歉。」被她這麼一說,謬江都不敢繼續動了,還不知道為什麼而道歉。

他不動之後,身旁的陳姿奈很快就入睡了,令謬江感到相當不可思議──剛剛都睡那麼多了,怎麼現在還睡得著?

謬江無奈的看著入睡的可人兒……自己安穩的睡著,卻令人緊張的睡不著,還真是罪惡啊。

這大概是謬江久違的一次熬夜吧,畢竟平時根本沒有精力能夠讓他熬夜,晚上合氣道劍道下課後就已經快累掛了,敖什麼夜?

本來他是想無視身旁的軟玉溫香,但一來他沒有和母親之外的女性同床過,二來陳姿奈整晚都抱著他的手臂睡──應該說是貼著他的手臂睡才對。

他不禁感嘆,現在的小朋友發育真好……啊不對,是睡相真差,睡一睡竟然就抱著人家的手不放,而且還抱整晚。

差不多是凌晨五點了吧,謬江的眼皮終於如他所願的能無視手臂上的觸感而閉上了。

 

『啪!』

一股灼熱的刺痛感迅速從謬將的顏面神經散佈出去,令謬江硬生生的從睡夢中被嚇醒。

睜開眼睛的那一霎那,他看到一個放大版的謬宇──也就是他的弟弟──出現在他面前。

「……業障,一切都是我業障重。」謬江喃喃自語著,把一切都歸類在作夢後,他又閉上眼睛,試圖再度進入夢鄉。

見兄長無視自己的存在,謬宇瞇起眼睛,換舉起左手,哈了一口氣後便往謬江的右臉頰打去。

左臉頰的疼痛感還未完全消去,馬上又有一波刺痛感往他的右臉頰襲去。

好吧,這不是夢,也不是業障重,放大版的謬宇真的出現在他的眼前。

謬江不情願的睜開眼睛,盯著那個不知道怎麼進來他家的謬宇,不爽道:「幹嘛。」

謬宇當然感受到這兩個字是從哥哥咬牙切齒中好不容易才擠出來的,但再怎麼說他們也當了二十多年的兄弟,這種程度他才不怕呢!

而且重點是,他背後可是有靠山的!

「叫你起床啊。」謬宇不懷好意的笑道。

從謬江身上爬下來,謬宇咳了幾聲、清了個嗓子,又道:「皇太后聖旨,命兒來督促太子起床用膳,並攜帶吾等謬家未來的太子妃晉見。」說完,謬宇還若有似無的瞥了一眼謬江枕邊的陳姿奈,意味不明的笑著。

這時謬江才意識到,陳姿奈還睡在他旁邊!

而昨天母上說要來的這件事,他完全忘的一乾二淨了!

「欸小宇──」

正當謬江想要解釋的時候,謬宇帶著那曖昧的眼神道:「看來老哥也挺有本事的,我未來的嫂嫂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子呢!別太久呀,皇太后的性子……你懂。」

講完,謬宇便轉頭瀟灑地離開謬江房間。

「完了……」謬江慘白著一張臉不曉得該如何是好,雖然就算他臉色慘白也看不出來──誰叫他皮膚黑的像什麼一樣。

目前完蛋的點有三個。

其一,皇太后已經在樓下等著了。

這代表他想逃也逃不掉。

其二,陳姿奈睡在他身邊的樣子已經被謬宇看見了。

這代表若他等會兒沒有帶著陳姿奈下樓,謬宇有很大的可能性會爆料。

其三,他無路可退。

這代表他只能找陳姿奈當他的臨時女友。

要是被發現的話怎麼辦?他會不會以誘拐未成年被起訴啊?他也是逼不得已的啊!

天曉得這孩子會倒在道場外啊!天曉得這孩子會突然要求留宿啊!天曉得這孩子會要求陪睡還抱著他的手臂睡!

天曉得……天曉得……他就這樣對這樣的一個小女孩動心了!

昨日夜裡睡不著,腦子裡也只好開始思索。

雖然和陳姿奈的相遇是在這一個禮拜內,而真正有互動也只是昨天傍晚,但他卻相當傾心於這女孩,人真的會有一見鍾情這回事嗎?他對陳姿奈又是所謂的一見鍾情嗎?

雖然他不知道這是不是就是所謂的愛情,但他覺得他已經無法忽視身旁的這個女孩了。

可能只是出自於老師想要關心學生的心而已,又可能只是他沒辦法忽視她在學校以及道場的反差,但總結就是,他開始在意她。

「姿奈。」謬江輕聲叫著她。

「嗯……?」陳姿奈皺著眉,很不情願的睜開眼睛,並用手撐著稍微爬起來。

這陣子大概是幹了些什麼壞事吧,才會讓他累積那麼多的業障。

「因為些原因,能暫時假扮我的女朋友嗎?」他提起勇氣問道。

就算知道被拒絕的機率大概有百分之九十九點九那麼高,但為了那零點一的機率,謬江還是提起勇氣。

聞此,陳姿奈躺了回去,把整張臉埋在枕頭中。

過了約兩秒,她的聲音像小貓一樣細微的從枕頭中傳出來,「可以哦。」

謬江失望地嘆了口氣,心想著該想辦法蒙混過去,但隨後腦筋似乎又意識到了什麼,驚訝地轉頭看著陳姿奈,「妳……剛剛說了什麼?」

「可以哦,假裝女友。」陳姿奈側過頭,露出淡淡的微笑。

「真、真的可以嗎?」謬江驚訝的整個人跳起來,不可置信地看著她。

「嗯,當作是留宿的回報。」她撐起身子準備起床。

「妳不問原因嗎?」謬江納悶的望著起身的她

而陳姿奈則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看著他,道:「通常會需要找臨時女友的不都是被逼著相親嗎?我伯父以前也做過這種事。教練總不會是要在朋友面前逞威風而提出臨時女友的要求吧?」

「呃……不是……是我媽要我去相親。」聽著陳姿奈的分析,謬江都傻了,原來他已經到了找臨演應付家人的年紀了……他才二十九歲啊!

「教練趕緊換套衣服吧,別讓阿姨等太久。我去浴室梳洗一下。」陳姿奈俐落的翻床,踏著輕快的腳步,還撥了下她那頭長髮。

看著陳姿奈的背影,謬江感到相當不可思議,「怎麼就沒有一點十七歲的樣子啊?」他嘀咕著。

想當初他十七歲的時候,除了道場之外,他都在當個宅男呢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鹿箭 的頭像
鹿箭

曾經滄海難為水

鹿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