✔本文目前投稿於不思議工作室等待結果中,如果幸運過稿,將會視情況刪文(如果出版社同意,就會繼續放著)→不過一切都是等過稿之後再說QUO

✔服用本文時請注意,本文作者將此歸類文『師生戀』,但重點並非兩者『師生』的關係,還請斟酌閱讀

✔注意:本文版權全部歸屬鹿箭(我本人)所有,目前有在POPO、HaReading悅閱中刊登,請勿做出盜用的行為

✔此作品為《首先系列》的系列作之一,其餘作品還在待產中,敬請期待#

✔由於一個章節至少有6000~10000字不等,所以一個章節會採取分段的方式PO,方面閱讀

「吶吶,顏白倫!陳揚皓!我們明天去吃火鍋!」陳姿奈用跳的方式跳到正在聊天的兩個男生面前。

「哪家啊?」陳揚皓問道。

「市區那邊新開的,風評似乎挺好的。」陳姿奈開始比手畫腳,但用意不知為何。

「可是……你們明天不是要補課嗎?妳想翹課呀?」顏白倫挑著眉,在他那俊俏的臉蛋上勾起一抹壞壞的笑容。

「啊對齁!討厭,那只能之後再找時間了……」陳姿奈癟著嘴,相當不滿,隨即又像是想起了什麼,開心的說:「聽說明天我們有代理導師!好期待呀!」然後又開始蹦蹦跳跳的。

「期待什麼?想也知道是你們這些死屁孩把導師氣走的,尤其是妳這個擁有主導權的傢伙!」陳揚皓一臉鄙視的樣子。

「欸我是無辜的!我什麼事也沒做呀!」陳姿奈鼓著頰,一邊打著陳揚皓的手臂一邊抗議。

「聽妳在屁。」陳揚皓依舊一臉鄙視。

他和陳姿奈從國中時就認識了,高中也和她是一樣的學校,連顏白倫也是這所高中畢業的。

當年他國中入學時便耳聞校內有個連學務處也管不著的學姊,在那過後沒多久他就在道場遇到了陳姿奈,那年她剛好來練習。

等到了高中之後,不出所料的他也聽到了同樣的傳聞。

經過國中和陳姿奈兩年的相處後,他完全不用想高中那位難搞的學姊是誰了。

至於這傢伙從國中時就拼命說自己是無辜的這點,陳揚皓和顏白倫怎麼說也不會相信。

雖然不同國中,但顏白倫高三時陳姿奈是個小高一,他也知道陳姿奈在學校的樣子是如何。

「唔……你們都欺負我……」陳姿奈捂著臉裝哭。

「太多囉妳。」但馬上就被兩個男生吐槽。

 

 

早晨,陳姿奈背著側背包、苦著一張臉坐在公車上。

「幹嘛一副踩到狗屎的樣子?」陳揚皓坐在她旁邊捏著她的臉。

「我想睡……」說完,陳姿奈就倒在陳揚皓身上睡著了。

另一邊——

「媽……所以,到底妳這兩天為什麼都來我這?」謬江提著背包,看著坐相依舊難看的母親坐在他家客廳。

「怎樣,我不能來呀?」她挑著眉看著謬江,隨後手上多了幾本不知打哪來的冊子,「小江啊,媽幫你挑了幾個……」

「媽!我上班要遲到了!妳回去的時候記得反鎖哦!」也不管母親話還沒說完,謬江立刻制止母親繼續接話下去。

這是謬江這禮拜第二次用衝的進車庫。

似曾相似的場景在這幾年中已經不知道上演幾次了。

「媽怎麼都學不乖啊……什麼鬼心靈美,當我瞎了嗎……」謬江嘴裡嘟嚷著,明明自己已經明確的說了不想相親,怎麼聖上就是不饒命?

每次他被相親對象嚇昏、吵著不要再相親時,他總會聽到媽媽說『我們注重的是心靈美,外在並不重要』這種話。

尼瑪的,那她為什麼總要找些沒有外在美也沒有心靈美的!

難道把兒子嚇昏已經成了她的興趣嗎?

甩甩頭,謬江決定不再去想那些可怕的事情。

今天的謬江是要到學校報到,上禮拜臨時被通知要擔任代理導師,這不禁讓他納悶,怎麼開學都一兩個月了才在通知?

不過聽說,他要擔任好一陣子的代理。

 

「謬老師,歡迎你來。」為他帶路的是教務主任,雖然這樣說很不禮貌,但教務主任白白胖胖的,身高也只比謬江高上幾公分而已。

「謬老師,你負責的班級是二年忠班,是個……挺優秀的班級。」講到最後,教務主任的語氣明顯頓住,眼神也飄了一下,令謬江感到疑惑納悶。

導師是在A棟三樓,二年級的教室則是在B棟四樓,不過A、B棟中間有連結走廊,所以從導師室過去不需要花太多的時間。

他們從連結走廊走過去,教務主任說二年忠班的教室就在走廊旁邊而已。

現在是上課時間,本該是很安靜的教室卻是一陣吵雜。

謬江只見教務主任嘆了口長氣抱怨『又來了』之後便快速走過去,本來想罵人的,但當教務主任看到裡面的情況時,先是白了一張臉愣住,隨後又馬上告訴謬江他去找學務主任過來。

謬江帶著疑惑和納悶地走過去看教室裡面,裡面是兩個女孩在打架,大部份的人則都是在教室前方避難。

然而令他驚訝的並不是兩個女生在打架,而是裡頭竟然有位女孩默默的坐在位置上看小說,對於身後的全武行完全無動於衷。

而那女孩竟是他熟悉的面孔——陳姿奈!

陳姿奈完全是處於世外桃源,彷彿她和她們不屬於同一個空間似的。

不過奇妙的是,那兩個打架的女孩明明已經被打架的情緒給淹沒了,但卻像是裝了GPS導航一樣,會自動繞過、跳過陳姿奈的位置。

明明旁邊的桌椅都已經凌亂不堪了,但唯獨陳姿奈的位置完全沒有被波及。

打架的那兩個女孩都是長髮,其中一個是綁著高馬尾。

「媽的!妳這個臭婊子!」高馬尾少女一拳打過去,「盧亞雯妳竟然敢誘拐我男友!」

被稱為盧亞雯的少女閃過那一拳,順勢回敬一個巴掌,「劉奕欣妳夠了!自己不夠緊還敢怪男友找我討安慰!」

語畢,兩人又開始扭打。

站在外面的謬江不禁皺起眉,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,該說是他本人太過古老嗎?還是說現在的小朋友太開放了?床事能夠這麼正大光明的拿出來講。

這時班上男生似乎也都看不下去了,幾個人互看了一下,小心翼翼的走過去要制止她們。

其中兩個人各自從後面架住了盧亞雯和劉奕欣,但這兩個女孩實在是母老虎上身。盧亞雯腳用力的往後踩,突如其來的疼痛感令男A鬆了手,下一秒,盧亞雯轉身過去用膝蓋往他的第二生命撞。

在場的每個男生身體都縮了一下,包括謬江。

另一邊的男B下場也沒好到哪去,劉奕欣的頭往後撞,髮飾就這樣打中了他的鼻子,而且她的手還往人家的重要部位用力抓下去。

男性們又縮了一下。

其餘還未上陣的男生全都開始猶豫了,但基於和平,他們還是勇敢出陣,順便拯救同學。

男C和男D準備聯手制住盧亞雯,趁她和劉奕欣之間還有一點距離,男C和男D衝過去想將她的手將同時牽制住。

但,兩光的男D竟被盧亞雯想過去打人而舉起來的手擊中然後Get out。

男C比較幸運沒有被擊中,但下一秒他的幸運就轉為厄運了,因為下段慘遭了盧亞雯的重擊……這樣比較起來,男C還可憐多了。

正當謬江心裡為男C、男D默哀幾秒後而想出面阻止時,學務主任和生教終於出現了,教務主任肥肥的身軀緊跟在後面。

「妳們在幹什麼!還不停下來!」學務主任怒吼道。

在謬江看來,學務主任的聲音還算是有震撼力,但盧亞雯和劉奕欣卻都沒有要留下來的意願,反而還是繼續打。

卯起勁兒的女生們真不是省油的燈。

瞥了下班上男生的慘況,學務主任大概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,和生教用眼神交流了一下後便上前要阻止。

「還不停下來!」學務主任走向劉奕欣。

「滾!」劉奕欣手一抓、腳一踢。

主任,Get out!

「妳!住手!」生教走向盧亞雯。

「吵死了!」盧亞雯膝蓋一舉。

生教,Get out!

學務主任和生教上陣後馬上就被秒殺了,一旁的男同學們顧及到他們的安全,還上前拖著他們到安全區域避難。

這時,兩個女生又開始扭打了起來劉奕欣一把抓住盧亞雯披散的秀髮,扯過來就是往牆壁撞。

重力加速度的衝擊之下,盧亞雯幾乎是失去意識昏倒在地上。

當謬江感嘆完現代小朋友的『成熟穩重』,並覺得真該是要進去阻止人的時候,陳姿奈已經放下小說起身了。

而這時,謬江隱約聽到同學們在討論。

「哦哦!女王要出動了!」

「終於可以結束了!」

他並不知道同學們話中的意思,不過他決定要先觀看一下情況。

劉奕欣背對著她,所以並沒有發現陳姿奈正在接近自己。

但無論謬江怎麼看,陳姿奈就是一副要跟劉奕欣說『小聲點,妳們吵到我看書了』這類的話而已。

而且現在的陳姿奈和他在比賽場看到的她不一樣。

他有看到她和顏白倫、陳揚皓互動的時候那個樣子,那種感覺和現在她散發出來的氣質完全不一樣。

「欸劉奕欣。」陳姿奈輕喚了她一聲。

聽到有人叫自己,劉奕欣非常自然地轉身,但下一秒她就倒下了。

「咦咦咦!發生什麼事了!」

「我沒看到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」

「不愧是女王呀!」

劉奕欣倒下的瞬間,同學們又開始討論了起來,其中還出現了許多崇拜陳姿奈的話語。

雖然同學們都說沒有看到,但謬江可是很清楚的看到陳姿奈的動作,她趁著劉奕欣轉過來的瞬間,使用手刀攻擊了她的頸間。

解決了吵鬧的根源,陳姿奈又默默回到了自己的位置,後續就交給其他人處理了。

 

「盧亞雯、劉奕欣!下課來學務處!」主任和生教互相攙扶著,畢竟都正中了紅心,不免會冒著冷汗,但學務主任還是努力保持著威嚴。

接下來他和生教便相互扶持回學務處,只留教務主任和謬江在教室。

方才一直躲在暗處觀望的教務主任終於出來了,他站上講台,用眼神示意謬江上台,他說:「你們的導師請了長假,在他回來之前,這位將是你們的代理導師。」

學生們都睜大著雙眼看著台上的新面孔。

「你們好,我叫謬江,請多指教。」謬江禮貌性的微笑、點頭並自我介紹。

可能是在道場的禮儀已經成為習慣了,即使對方只是一群高中生,但他還是習慣地保持禮貌。

見班上的情況還算可以,沒有其他問題,教務主任將時間交給了謬江,交代了他一些事情後便離開了。

雖然謬江知道現在的孩子身心靈都比他『成熟』上許多,但他還是努力催眠自己說這三、四十位還是都是清純的小朋友。

正當他要再進一步的自我介紹時,他看見坐在最後面的陳姿奈竟然拿起兩個黑色的耳塞,並塞進耳裡。

「就這麼不想聽我說話嗎……」謬江用著只有自己聽得到的聲音道,當然,這時候的他還不曉得陳姿奈這麼做的原因。

但是他馬上就知道為什麼了。

「為什麼我們導師請長假啊!」

「老師你多老啊!」

「老師你身高多少?目測一米六整!」

從一開始一個同學舉手後,接二連三的問題一湧而上,其中甚至有足以重創他心靈的問題。

哪個小渾球說他一米六整的,站出來!他保證不會打人的!

「咳咳……」先是假裝咳了幾聲,待班上同學安靜後謬江才繼續道:「你們導師請長假的原因我不曉得,至於身高和年齡——男人的秘密,無可奉告。」

聞此,班上的同學們皆是一陣「咦——」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鹿箭 的頭像
鹿箭

曾經滄海難為水

鹿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