✔本作品曾參加過《林語堂文學獎》,可是因為修練不足,所以沒有成績(嘆氣

✔服用本文時注意,此為親情向的作品,哭點超低的人可能需要準備衛生紙

✔注意:本文版權全部歸屬鹿箭(我本人)所有,目前有在POPO、HaReading悅閱中刊登,請勿做出盜用的行為

 

等到我出獄後又是好一陣子以後的事情了。

家人訪視的時候,允齊告訴我,媽走了,當時我很冷靜,也沒有眼淚,心裡只有滿滿的空虛感。

出獄後的第一件事情是去替爸媽上墳,鴻齊和允齊很有心,每個禮拜都會來至少一次,這是他們懷念爸媽的方法。

最近我總能聽到一首歌,描述著時間的消逝、父母的年華老去,人生中滿滿都是擔心著孩子……爸媽他們當時也是這樣吧?為了照顧我們兄妹三人,還沒好好感受年輕就老了,轉眼之間臉上就多了好多皺紋,但卻還要替孩子擔心。

「啊!思齊哥哥在發呆!是不是在發春!」突然有個孩子飛躍到我身上,相當沒大沒小的捏著我的臉。

「誰跟你在發春!你才發蠢哩!」

他是育幼院裡的孩子,現在我每個禮拜六都會固定來爸媽生前當志工的育幼院中。

「啊啊啊啊啊啊!思齊哥哥在想漂亮的大姊姊!」這小鬼從我身上跳下去,用著大嗓門喊,還不忘趕快遠離我,以免我抓住他。

真是人小鬼大的孩子,但也多虧這樣,我似乎能稍微體會到為人父母的感覺了。

「大哥又被小孩子調戲了。」

「沒想到哥也有這一天。」

鴻齊和允齊出現在我身後,看看時間,大概是要來找我去吃飯。

這些日子他們兄妹倆也憔悴了不少,但在校的成績卻沒有退步,反而還突飛猛進,大概是為了要轉移注意力。

「我才沒被調戲呢!」

爸媽走後我就是鴻齊、允齊的監護人了,也是這個家的一家之主,必須負起養育他們的責任,所以我兼了兩份工作。

我知道當初爸媽為了我的事情,並沒有留下太多存款,所以我必須更加努力才能維持我們現在的生活。

當然,鴻齊允齊他們兩個也說要去打工,但都被我駁回了,如果需要讓弟弟妹妹擔心家計,那我這個大哥也當的太沒有尊嚴了,所以他們的要求屢次被我反駁。

現在的我過得很充實,菸酒毒都戒了,假日的時候除了去給爸媽上墳,還會去育幼院當志工,這會讓我回憶起爸媽。

想起當初我告訴弟弟妹妹的話,我覺得我真傻,怎麼會當時才體會呢?如果能早一點體會到的話,真不知道該有多好。

「走吧,去吃飯。」

走在大街上,我又聽到那首歌。

我有好多好多話想對他們說,但他們不在了。

我有好多聲的對不起想跟他們說,但他們聽不到了。

我有更多的謝謝想讓他們知道,但他們先走了。

我有不知道多少個『我愛你們』想告訴他們,可是已經沒有機會了。

 

時間都去哪兒了?這次我會好好抓住你的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鹿箭 的頭像
鹿箭

曾經滄海難為水

鹿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