✔本作品曾參加過《林語堂文學獎》,可是因為修練不足,所以沒有成績(嘆氣

✔服用本文時注意,此為親情向的作品,哭點超低的人可能需要準備衛生紙

✔注意:本文版權全部歸屬鹿箭(我本人)所有,目前有在POPO、HaReading悅閱中刊登,請勿做出盜用的行為

 

警察很快的就到場,看到我坐在急診室,他們只是嘆了一口氣說又是我。

但當他們看到那三個傢伙,一是大吃一驚,二是讚嘆不已,前者是因為這三人也是累犯,但總是有辦法能夠被保出去,二者則是讚嘆我替他們抓到他們。

調閱了停車場的監視器,的確是看到他們毆打爸的證據,也因此能夠將他們帶回局裡,若是我們願意的話還能夠提告。

但是我也必須接受同等的懲處。

畢竟我在假釋期間捅出了這個簍子,而且陳鑫和古鎮樑還被我打到昏過去,撞到繳費機的古鎮樑甚至有輕微腦震盪。

大概又要被抓回去牢裡過日子了吧。

但在鴻齊和允齊的求情之下,警察看在他們、以及我是為了救爸而動手的份上,他們讓我在醫院待了一下。

爸的情況有些危險,他本身就有心血管疾病,剛剛又被打到頭破血流的,甚至還有骨折的情況,上了年紀的他真的吃不消。

醫生說,要我們有心理準備。

「大哥,先去看媽吧。」允齊拍著我的肩。

我隨著他們到了八樓成人病房,為了讓媽能夠好好休息,他們自費住個人病房。

進去時媽正在睡覺,他們讓我在這裡等媽醒來,便下樓繼續等爸的手術結束。

站在床邊,看著媽熟睡的面龐,我忍不住流下了一滴淚。

媽的白髮什麼時候這麼多的?什麼時候她臉上的皺紋也變多了?什麼時候她身體變得這麼差的?

這些我以前都沒有發現到過。

「媽……對不起……」

如果我當時別這麼意氣用事,你們就不必這樣操煩我了。

「對不起……」

如果我當時別學壞,你們就不必成天到派出所、牢裡看我了。

「……對不起……」

如果我能懂事一點就好了。

倘若時間能夠重來,請讓我彌補我的過錯,讓我好好地當他們的兒子,不要再走上現在的路。

「思齊?」

「媽,對不起,吵醒妳了。」

媽的聲音很微弱,感覺隨時都會消失一樣。

「沒事,我睡的也夠久了。」她勾起一抹溫柔的笑,眼裡滿是寵溺。

不要這樣看我,我沒有資格讓妳用寵溺的眼神看我。

「牢裡不好過吧?你看你又瘦了。」

「等我出院之後再好好的幫你補一補。」媽舉起手來撫摸著我的臉龐。

變瘦的明明就是妳,而且瘦得太多了。

「媽,對不起,我又要進去了。」

「為什麼?」

「……我打人了。」

「原因呢?」媽的語氣中沒有一絲怒氣,反而是冷靜。

「爸……被他們打到進手術房了,醫生要我們有心理準備。」

聽到這裡,媽的手無力的垂下。

「如果我能在沉著一點,早點把爸送到急診的話……」

「沒事的。」媽把手覆在我的手上,當我抬起頭時,看到的仍舊是她溫柔的微笑。

「你爸不會生氣的,因為你是為了他。」

「但是如果你下次出來還是這樣的話,他就會生氣囉。」

「思齊,我想我要撐不下去了,我能把鴻齊和允齊交給你嗎?」媽突然握住我的手。

「媽!別說這種話!妳一定能好起來的!」

聽我這樣說,媽卻是搖搖頭,又說:

「我拒絕了進安寧病房,我知道我的時間不多了,但就算死,我也要死的有尊嚴,所以我連那些要插在我身上的東西也都不要。」

「答應我,等你出來後,好好照顧鴻齊和允齊。」

「……」

「答應我。」

「我知道了……」

我閉上雙眼,好不容易停下的眼淚又再度傾盆而出,而媽卻又陷入沉睡。

還有呼吸,但很微弱。

「哥。」鴻齊失落的走進來。

看他這個樣子,我大概能知道他要說什麼了。

「爸他……」

「別說。」我打斷鴻齊的話,「我去看爸。」

我快步走出去,拼命忍住淚水。

二十歲的我遇到雙親逝世心情都如此複雜了,那弟弟妹妹又怎麼辦?允齊才十五歲而已就要經歷這種事情,實在是太殘酷了。

我對不起他們,有這樣的大哥,不僅讓父母煩惱,還連累了他們。

「大哥……」見到允齊,我第一個反應就是抱住她。

「對不起。」

她的眼睛和鴻齊一樣都很紅,一定是因為剛剛一起哭過。

「沒事的大哥,你快進去看爸吧。」

「嗯。」

 

爸的樣子看起來很安詳,身上的血都被擦掉了。

仔細一看,爸的白髮也不少,皺紋只比媽少了一點點而已,雖然安詳,但看起來也很憔悴。

牽起那雙滿是皺紋的手,我不想相信這雙手不會再來拍我的肩,不會再親暱的勾住我。

回憶起過去,爸總是用他這雙手搭住我的肩,像是兄弟一樣和我相處。

我很少看他生氣,即使我入獄了,也沒見過他生氣,唯一一次大概就是攔住我去找打他的人吧。

時間,你去哪裡了?為什麼這麼快的就消逝了?我還想要多一點的時間陪爸媽啊……我還有好多話想跟他們說啊!

「爸,你為什麼要隱瞞我的行蹤?」一滴淚。

「爸,你真的不會再醒來了嗎?」兩滴淚。

「爸,你這樣很不公平哦,跟媽一樣,說要走就走。」三滴淚。

「但你也解脫了,不用再受我這不孝子的氣了……爸,下輩子,讓我好好孝順你,好嗎?」藏匿在眼眶中的淚再也不受我的控制,全部流下。

我不知道我在爸身邊待了多久,只記得回過神後警察就說要帶我去局裡了。

離開後,我告訴鴻齊和允齊的最後一句話:

『人生只有一次,不要做會讓自己後悔的事情。』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鹿箭 的頭像
鹿箭

曾經滄海難為水

鹿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