✔本作品曾參加過《林語堂文學獎》,可是因為修練不足,所以沒有成績(嘆氣

✔服用本文時注意,此為親情向的作品,哭點超低的人可能需要準備衛生紙

✔注意:本文版權全部歸屬鹿箭(我本人)所有,目前有在POPO、HaReading悅閱中刊登,請勿做出盜用的行為

到了晚上七點,爸都還沒有回家,從我有記憶以來,爸若是超過晚上六點還不回家,一定會打電話回家通知一下,但現在都超過七點了,我們連通電話也沒有接到。

「要不要出去找啊?都七點了耶!」允齊來回踱步,時不時就看一下時鐘。

「會不會只是路上耽誤了一下啊?」雖然鴻齊這麼說,但我看的出來他也很緊張。

「但是……」

當允齊要繼續接下去時,大門的門把被轉動開了,進來的正是遲遲沒有回家的爸。

「爸!你怎麼受傷了!」允齊率先衝上前攙扶著有些虛弱的爸。

「沒什麼啦,只是遇到幾個不成熟的孩子而已……思齊?你回來啦!」爸看到我便馬上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,還露出了那個和我回憶中一模一樣的笑容。

「嗯,我回來了。」我不知道該說什麼,只覺得心裡酸酸的。

「對了,我有買滷味,一起吃吧!我去拿碗。」爸提起手上的袋子。

看著袋子上些微的破洞,我大概能猜到是因為遇到那些屁孩的關係,而爸肯定想著那些是要給我們吃的,拼命的護著不讓袋子破掉。

「我來就好!」趁著爸還沒動身,允齊便領先他一步衝去廚房,還順便連那袋滷味也一起拿走。

「爸,坐吧。」

「你要去哪?」見我轉身便是往門口去,爸立刻拉住我的手臂。

沉默了好幾秒,我才緩慢地開口說:「去找那些打你的人。」

「不准!」

「為什麼!難道要我眼睜睜的看你被打,但是卻無法討回一個公道嗎!」

突然,我臉上多了一道灼熱的感覺……這麼多年來,我第一次被爸賞巴掌。

爸氣呼呼地對我吼:

「討一個公道又能得到什麼!這是公道嗎?這是動用私刑!」

「這樣你能得到什麼?短暫的雀躍嗎?別忘了你現在還在假釋期間,安分一點,別逞一時之快!」

「但是……」

「別但是了!只要你能順利度過假釋期間,之後別再入獄、腳踏實地的過好日子,這樣我和你媽就滿足了。」

「衝動之下做出的決定和事情,往往都不會有什麼好結果,你應該要懂了。」爸輕輕拍著我的肩,口氣也跟著轉變,說:「吃滷味吧。」

我知道爸說得對,逞一時之快沒什麼好結果,這道理我真的要懂才是。

這天我很安分地待在家哩,聽他們說些我不在的這段期間發生的事情,包括允齊高中上了第一志願,但她卻選擇讀體育學校,和鴻齊一樣專職體育,成為選手。

看著弟弟妹妹這樣一步步朝著夢想前進,我心裡也不自覺地高興起來。

而且我還得知一件天大的事情──允齊有男朋友!

「所以到底是哪個男人?我妹妹才十五歲而已,要先經過大哥這關才行。」隔天一早,我闖入允齊的房間賴著不走。

允齊從以前就有晨跑的習慣,所以早上八點闖進來也不用擔心她在睡覺。

「妹妹啊,什麼時候要帶男朋友給大哥看啊?爸媽也還沒看過吧?」

「大哥很明理的,帶回來大哥看看吧。」

在我盧了幾分鐘後,允齊帶著『鄙視』的眼神看著我,道:「家裡的男人說這種話真的很沒說服力。準備一下,要去醫院了。」

「唉呀,別推啦!」我被允齊推出她的房間。

「嘖,妹妹長大了,不愛大哥了。」我站在門口假哭說。

可能是聽到我說的話,允齊稍微打開房門,從門縫看著我,說:「比起大哥,我更愛二哥的臉蛋,二哥顏值比較高。」

此時,我的心猶如被千萬支箭給穿過似的,能感覺到內心正在淌血。

沒想到,我最引以為豪的臉蛋竟然輸給鴻齊……太難過了!

 

等大家都準備好之後,我稍微打量了一下弟弟的裝扮──是比我帥沒錯啦,但也只比我帥一點點呀!

直到了醫院門口,我都盯著鴻齊看。

「哥……你為什麼一直盯著我看?」他不自然的抖著身,皺著眉問我。

「妹妹說你比我帥,所以我在研究你的臉。」

「啊?允齊說的?可是……」鴻齊的臉上多了幾分困惑,但當他要繼續說下去的時候,卻被阻止了。

「啊啊啊啊啊啊啊!二哥你快進去啦!大哥你菸趕快抽完,等一下跟爸一起進來!」

「允齊以前有這麼奇怪嗎……」我站在原地等爸,但他去停車那麼久了,我卻都沒有看到他的人。

大概又等了十分鐘,我決定去找人。

這附近的停車場只有一個,因此那裡變成了我的首要目的地。

到了停車場門口,我沒有看到爸,到是看到幾個年輕人站在角落,以我在社會『闖蕩』這幾年來看,直覺告訴我,這案情肯定不單純,所以我第一時間便是拿起手機,讓鴻齊過來,以免發生什麼事情,才好讓他先把爸帶走。

「欸!所以林思齊到底在哪!」

「昨天就出獄了,你這老頭竟然敢騙我們!」

「思齊沒有回來,我真的不知道……」

我悄悄的走近,沒想到卻看到爸被圍在中間,那幾個男人的年紀和我差不多,對著爸拳腳打踢,更諷刺的是他們正是我以前吸毒時的夥伴!

以前我算是個藥頭,但我不負責賣,我只負責幫他們帶些安非他命、海洛英回來而已。

大概是因為我入獄,沒有了藥頭,他們只好認命一段時間,在聽聞我假釋後,又要回來找我去幫他們帶貨吧。

如果他們聽到我戒毒,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反應?

一瞬間,我從縫隙中看見狼狽坐在地上的爸,一股火從肚子裡開始燒起來。

「楊介宏!陳鑫!古鎮樑!」我怒吼,感覺聲帶都要被我給撕裂了一樣。

聽到我叫他們的名字,那三個人渣下意識地轉頭過來,而在那瞬間,我便先揍了離我最近的陳鑫。

「林思齊你幹嘛!」被我驚嚇到的另外兩人多了份警戒,但這並不會影響到我揍他們動作,下一秒古鎮樑就被我打到去撞旁邊的自動繳費機了。

「林、林思齊,有話好說啊……」楊介宏不斷退後,說話也開始結巴,雙腳似乎也開始發軟。

「說什麼!把我爸打成這樣,有什麼好說的!」

當我要揮下拳頭時,一道比我還要沉重的力量從後頭牽制著我,我猛然轉過頭,看到的是鴻齊。

「哥,冷靜點。」鴻齊皺著眉。

「你要我怎麼冷靜!爸被打成這樣,你也看到了!」

「先把爸帶去急診吧,允齊剛剛報警了,我們先把他們三個一起帶過去,等警察來再處理。」鴻齊冷靜的說,同時我也看到後頭的允齊收起手機,應該是已經報警完了。

「大哥,你來揹爸過去吧。」允齊小心翼翼的扶起爸,我也只好沉住氣,蹲下讓爸靠在我身上。

「爸,對不起。」

都是因為我,所以你才會遇上那三個人渣。

「沒事的,倒是你,都跟你說別這麼衝動了。」

自己都站不起來了,還說沒事?

「對不起。」

爸的體重很輕,比我、比鴻齊,甚至比允齊都還要輕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鹿箭 的頭像
鹿箭

曾經滄海難為水

鹿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