✔本文目前投稿於不思議工作室等待結果中,如果幸運過稿,將會視情況刪文(如果出版社同意,就會繼續放著)→不過一切都是等過稿之後再說QUO

✔服用本文時請注意,本文作者將此歸類文『師生戀』,但重點並非兩者『師生』的關係,還請斟酌閱讀

✔注意:本文版權全部歸屬鹿箭(我本人)所有,目前有在POPO、HaReading悅閱中刊登,請勿做出盜用的行為

✔此作品為《首先系列》的系列作之一,其餘作品還在待產中,敬請期待#

✔由於一個章節至少有6000~10000字不等,所以一個章節會採取分段的方式PO,方面閱讀

她穿著場邊的公用護具以及從師兄弟那借來的劍衣,跪坐在場邊的她正將一頭秀髮包進頭巾中,這時,一旁的其他幾位選手向她搭話。

「妳好,我是桃園的遲春瑤。」向她搭話的是位長相相當甜美的女孩,陳姿奈的身高是一米六剛好,相較之下她大概只有一米五五而已。

「我是台南的楊映竹。」另外一邊的女生較高,她綁著馬尾,有種非常陽光的感覺。

沒有等陳姿奈做回應,遲春瑤便接下去繼續說:「欸,聽說妳練習到現在不到三個月呀?」

「嗯,一個月而已。」陳姿奈瞥了她一眼,冷冷的道。

「一個月而已?那妳怎麼有膽來參賽呀?」楊映竹聽到陳姿奈說的,一臉不敢置信的樣子嘲笑道。

「我們等一下會手下留情的。」她們幾個互望了一下,又開始癡癡的笑。

不過陳姿奈並沒有反應,她只是默默地將頭盔戴上。

她走到對面的準備區準備進場。

剛好站在旁邊的宋輿丞看了她一下,有點擔心地問:「姿奈,可以嗎?沒辦法的話我現在去跟總較練說。」

宋輿丞在教練團中資歷算淺,但他是總教練的兒子,能夠作為學員與總教練之間溝通的橋樑,畢竟總教練也是有強大的威嚴、氣場在,學員們也是不太敢直接找總教練。

方才的裁判會議中他真的是嚇傻了眼,一向不會答應這種無理要求的父親竟會妥協答應!而且還讓練劍道僅僅一個月的陳姿奈下場,他真的越想越不解。

「沒問題的,教練。」宋輿丞看不見她在頭盔中的表情,但她的聲音卻是如此的冷靜,這讓他突然想到一件事。

「嗯,那就好。」他安心了。

 

陳姿奈第一場的對手就是桃園的遲春瑤。

這時,總教練拿起麥克風介紹了她們B場地的比賽,說是加開的賽程,大家可以好好欣賞。

總教練都這麼說了,不看嗎?

場邊無論是選手還是觀眾,大部分的人視線都集中在B場地。

「開始!」

握著逐漸,陳姿奈穩穩地站在原地,無論遲春瑤怎麼逼近她都沒有反應。

但在遲春瑤眼裡看起來,她不過就是個新手罷了,連移動都不會。

斷定她這個菜鳥應該什麼都不會,她大膽地衝進危險距離要攻擊陳姿奈的面部,準備來個下馬威。

但沒想到,她才舉起手而已,腹部就立刻傳來一股疼痛,本來還在她的面前的陳姿奈也消失,變成在她的後方。

副審們在那瞬間判分,主審也立刻喊停,她只能傻愣愣地往後退回原位,看著主審判分給陳姿奈。

她看不到陳姿奈的表情,但她看得出來陳姿奈的動作相當從容。

這是個兩分制的比賽,只要先得兩分就能提前結束比賽,時間是兩分鐘。

主審比了判分的手勢之後又在喊了一次開始。

這次遲春瑤決定不主動攻擊,只是不斷逼近陳姿奈,試圖引誘她攻擊。

和方才一樣,陳姿奈只是穩穩地站在那,但她似乎知道遲春瑤並沒有攻擊的意願。

「唉……她難道不知道保持這樣一分鐘就會被判犯規嗎……」她用只有自己聽得到的聲音說。

估計時間已經過了三十秒了,若彼此再不出手,依照比賽規則,兩個人都會被判一次犯規。

她移動起腳步,前腳往前了一小步。

看陳姿奈終於要攻擊了,遲春瑤可樂的很,見她前腳送進一步,她就等不及舉起手要攻擊面部。

如她所料,陳姿奈再度瞄準她的腹部,遲春瑤迅速退了一小步,改變攻擊的部位變為手部。

遲春瑤自認為已經速度很快了,但沒想到陳姿奈速度更快,她改變攻擊位置的戰略彷彿被看穿了,陳姿奈本來要攻擊腹部的劍立刻回防,甚至壓掉她手上的竹劍、攻擊面部得分。

「停!」主審也在這個瞬間喊停,副審們一致舉著代表陳姿奈的藍旗。

「藍勝!」

第一場結束,陳姿奈率先取得勝利晉級。

場邊除了平常就和陳姿奈一起練習的人之外全都看傻了——不是說才練一個月嗎?怎麼像練了很久一樣!

擔任主審的宋輿丞以及場上、場外的台中裁判,每個臉上都掛著笑容。

經過這場比賽,他們都知道總教練的用意了。

讓只練習一個月的陳姿奈上場比賽並不是湊人數,也不是只為了讓場上有台中的選手,其實就只是——想藉機修理他們而已。

因為陳姿奈也是雙修的其中一位,所以很快就能掌握住劍道的基礎,論技術速度已經比很多前輩還要厲害了。

要敢提出這樣不合理的要求,那就要有膽接受最終結果。

剩下的三場比賽,雖然平均身高差都比第一場高上許多,但時間上都是秒殺,上場大約一分鐘就結束了比賽。

與楊映竹的那場比賽,陳姿奈甚至主動進攻,完全不讓楊映竹反應過來就得分。

結果就是陳姿奈奪得冠軍。

這令桃園和台南的裁判都傻眼了——這是開外掛吧!

陳姿奈坐回場邊脫下頭盔喘口氣,整個人悶在頭盔裡真的不是蓋的,雖然戴頭盔的時間沒有很久,但她額頭上的汗已經不少了,畢竟是完全悶住的,連呼吸的空氣也有限制。

「不公平!這一看根本不只練一個月!」

「是呀!騙誰啊!根本不公平嘛!」

這時,方才被秒殺的幾個人開始抗議了。

「需要拿上課證給妳們看嗎?」宋輿丞走過來擋在姿奈面前問她們。

「別鬧了。」桃園和台南的裁判也立刻制止了他們的選手。

這場小騷動馬上就被壓制住,但抗議的女選手們還是相當不服氣。

「吶,要吃嗎?」顏白倫和陳揚皓坐到她左右兩邊的位置,順便替她將護胸上的繩子解開,並放回附近的公用區。

「吃!我吃!」看見顏白倫手裡拿著自己愛吃的雞排,陳姿奈雙眼發亮、一把就拿過來啃。

「妳肯定會胖。」另一邊的陳揚皓見狀,忍不住就噹了她,但手裡的珍奶卻是他買給她喝的。

「吃不胖,而且胖的是你吧——等等,你是不是胖了?」陳姿奈盯著陳揚皓看了幾秒,手還不忘伸過去捏個幾下。

「齁,誰叫你們上次居然約吃燒烤!」甩開陳姿奈的手,陳揚皓怒視著她和顏白倫。

這兩個傢伙前幾天竟然仗勢著自己吃不胖的體質而揪吃燒烤!想一想,他已經九十五公斤了呀!都是前幾天的燒烤害他又胖了兩公斤!

「誰叫你回家就睡,兩公斤活該!」顏白倫對他扮了個鬼臉。

「啊——下次對打我一定要贏你!」氣的牙癢癢的陳揚皓瞪著顏白倫。

「說起來……我是哪一組呀?」吞下嘴裡那超大口的雞排,陳姿奈問道。

過陣子就是他們合氣道比賽,比起剛練不久的劍道,目前初段的他們都處於選手階段的巔峰。

「妳那組應該會合併吧?大專高中組?」比賽規定,若人數不足四人時都需要併組,偏偏他們縣市的女選手少之又少,每年併組都是慣例了,不管是年紀或是量級都會合併。

「唔……又要合併量級了……」陳姿奈皺著眉。

今年五月時的比賽是她的對打初體驗,當時是『大專高中女子自由對打公開量級』,也就是沒有分量級的意思。

由於是不分量級的,不用過磅,所以她是在比賽的前一刻才看到對手們,看到的當下她可真的是傻眼了……她竟然是那個組別裡最小隻的!

不誇張!其他選手的『漢草』都比她好上幾百倍!但幸運的是,大隻也有大隻的壞處,就是動作很慢。

就這樣,她的對打初體驗就拿下了冠軍。

「那就吃胖些吧,妳太瘦了,竟然是第二量級的邊緣。」陳揚皓捏了捏她的臉頰,想到這傢伙身高明明有一米六,但體重竟是第二量級的最低標準四十五公斤!實在不科學!陳姿奈的體重比他的一半還要再少啊!

「要不我分妳一些吧,要多少都行。」陳揚皓又補了一句。

「吃不胖呀,而且我才不要你那堆肥油呢。」在啃了一口雞排,陳姿奈睜大的水汪汪大眼無辜的看著他。

即便陳揚皓是一臉要吐血的樣子,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。

他們三人時常一起出去吃飯,她可以說是三人之中最會吃的,顏白倫是本身就吃不胖,加上又吃得少,而陳揚皓……也就那樣吧,但陳姿奈,明明是三人之中最瘦的,卻也是吃最多的。

吃到飽的活動帶這傢伙去就對了。

「別想了,這傢伙常常在吃雞排、珍奶,你有看到她哪裡在長肉嗎?」顏白倫在一旁無奈的說。

「有。」陳揚皓毫不猶豫地回答,並指著陳姿奈的胸。

靠在椅背上的陳姿奈翻了個大白眼,「我從國三就沒在發育了好嗎。」

「那妳那堆油份都被哪裡吸收了?」

「嗯便便的時候排掉的唄。」吃掉最後一口雞肉,陳姿奈接過陳揚皓手上的珍奶,打開來吸了一大口。

這回答令她身邊的兩個男人相當無言,上廁所的時候會排掉油份,這種傻逼回答他們還真是第一次聽到。

「說起來,咱們陳揚皓上高中後有中意的女孩了嗎?」陳姿奈用著一種曖昧的眼神看著他。

「陳揚皓那麼帥!」顏白倫也跟著用那曖昧的眼神看他。

矛頭突然指向自己,陳揚皓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。

「我才想問妳哩!都高二了!」

「就是因為高二所以才沒男友啊!」陳姿奈聳了下肩。

「歪理!那顏白倫呢!大學生!」陳揚皓指向今年大一的顏白倫。

「我就是沒有陳揚皓這般帥氣的顏值,所以才沒有女朋友!」

「你呸!」

這時,陳姿奈放下珍奶,將雙手放在他們倆的肩膀上,道:「嘛,才幾歲而已,擔心什麼?三十歲以前自然會有的。」

「這話題妳開的欸……」

陳姿奈不曉得,她這句無心的話默默地刺傷了人就在旁邊的謬江。

雖然現在心中有如萬根刺紮著一般,但他不能有什麼反應,只能忍著心疼繼續判決比賽。

他快三十歲了,但,女朋友呢?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鹿箭 的頭像
鹿箭

曾經滄海難為水

鹿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